第十章 召喚一座荒島

“遊戲世界的怪物分很多種,常見的比如骷髏,僵屍,還有各種各樣的獸人等等…”

“你可以這樣認為,我們的世界正發生的危機,周圍會出現各種各樣的遊戲怪物,而我們隻有一條命,如果死了就不會複活。”

“世上沒有強大的怪物,他們都有著弱點,隻要仔細尋找,就能發現他們的弱點,找到就能幹掉他們。”張良分享經驗的聲音響起來。

說到這裏,心中是非常的疼痛,因為前世自己的隊友,死在了那些莫名其妙的怪物手中,他們是非生命體。

有可能是一個看似不起眼的藤編,或者是河裏麵遊的一條小魚,卻擁有著恐怖的力量。

但是末日這場遊戲,完全沒有任何的經驗可以談,如果一次不小心的失誤,導致的就是自己的死亡。

“張良,你說得如此詳細,是不是有辦法?我們要怎麽活下去?啊你要教我們,我們好歹都是同學一場不要藏著。”孫玫瑰拉下臉的聲音響起來。

如果是平時眼前的臭男生,自己一定要好好的諷刺他,做白日夢的臭屌絲而已,現在就要靠這個男生,因為同學都害怕極了。

看到張良那富有色彩的表情,一會兒從悲痛轉化為快樂,一會兒從快樂轉化成冷血無情的樣子,仿佛眼鏡中所流露出的,完全是沒有人性的惡魔。

“沒有什麽,想到曾經一些不開心的事情而已。”

“孫玫瑰,你放心,我並不能保證絕對保護你,但我要說的是,隻要跟著我,就一定有活的幾率會增加。”張良安慰的聲音響起來。

作為曾經的三皇一帝中的一帝,自己的戰鬥力是無與倫比的強大,如果敵人太強大,自己召喚一座荒島,就能將其砸死。

所有的敵人,都將成為腳下的踏腳石粉碎,敵人隻要聽到自己的名聲,直接嚇得尿褲子,甚至跪地求饒,因為第三條路就是死路一條。

“我們該怎麽辦呀?張良平時就屬你主意多,你給想想辦法呀。”孫玫瑰請求的聲音響起來。

不過這樣的行為,在張良看來完全沒有絲毫的真心,不過自己正好嚇唬他,讓這個驕傲的女生知道,自己可不是吃肉的。

“也很簡單啊,就像我們人類吃飯一樣,吃飽了自然就不會吃了。”

“它們吃飽了,就不會再吃肉了唄!”

“班長你要做出犧牲嗎?那趕緊出去喂蟲子吧,給我們爭取逃脫的時間。”張良感動的聲音響起來。

孫玫瑰感覺自己聽錯了,開什麽玩笑,蟲子這麽巨大,至少得吃七八個人才能填飽肚子,自己怎麽可能會犧牲自我呢?

看到同學開始不斷的分析,他們活下的幾率是多少,張良真的感覺,他們的腦袋是不是進鹹魚,這麽笨呢?

“你們真的不會是要賭一下,那可憐的幾率吧,忘了告訴你們,這些並不是最終的數量。”

“接下來還會出現各種各樣的蟲子,少說得有上萬,想滿足他們的胃口和破壞的欲望,不死一大半兒是不可能滴。”張良打擊的聲音響起來。

隨著這句話的說出來,仿佛就像一灘平靜的水,隨著大石頭落下,濺起的水花讓同學心中拔涼拔涼。

麵對那一種可怕的蟲族,而且還是各種各樣技能的蟲子,自己又沒有職業,怎麽能殺死那些可怕的怪物。

同時這個考驗人性的時候,有些同學為了活命,開始了求張良,不過想想也是,隻要能活命,節操都可以丟棄。

“張良求你別嚇唬我們了,我知道你一定有辦法,你既然是預言師,那麽你就有辦法,對不對?”

“我曾經好歹,也和你做過一頓的男女朋友,隻要你答應我,我就現在給你當女朋友好不好?”

“就算,哪怕現在你要提出爽歪歪也行,隻要你能讓我活下去,張良哥哥好不好?”女同學哭泣的聲音響起來。

直接從後麵抱住了張良,讓張良感覺渾身暖洋洋的,而且還有全自動按摩享受,這感覺仿佛似曾相識過。

“讓別人保護你,我隻能說你很愚蠢,雖說你很漂亮,不過我討厭尿褲子的女生,而且一股怪怪的味道,我沒有興趣。”

“我並不能保證你們每一個人的安全,我隻能說有勇氣的跟著我,沒勇氣的等死吧!”張良厭惡的聲音響起。

張良拒絕了那名女同學的好意,自己並不是一個滿腦子汙濁的人,不相幹的女人當護花使者,實力強的還說得過去,自己可是現在戰五渣的存在。

咚咚咚~

教室的地麵發生了一小的地震,仿佛有什麽怪物向這裏湧過來一樣,掀起了地震不斷的震動不已。

“哎呀,我的媽呀,這些可惡的蟲子湧上來了,大家怎麽辦?快跑啊。”眼尖的男同學的聲音響起來。

看到下麵那望著黑壓壓一片如,同坦克一樣衝進教學樓體的怪物嚇壞了,這些都是蟲子。

如果之前班上的同學是嚇壞了的兔子,那麽此時就像等死的羔羊一樣,真的是嚇壞了。

砰砰砰~

教室隨著劇烈的撞擊發出來的聲音,仿佛如一個重錘敲在所有人的心頭之上,大家都害怕地往牆角邊靠過去。

“完了完了,怎麽辦?下麵還有我女朋友啊,誰給我一起去,就我女朋友啊。”

“誰救救我姐呀,我姐也在下麵,有沒有姐夫,救救我的姐姐,我會說服他的。”

“有哪位兄弟,給我一起下去救我妹妹,事成之後我會認你當妹夫的。”

班上的同學都是發了瘋地呼喊,可是男生都沒有上前一步,大家都害怕死了。

畢竟比起軟軟的妹子,雖說可愛,甚至有可能會成為男女朋友,體驗男女之間的鴛鴦之水,一想到公牛大小那恐怖的蟲子,簡直就是送菜,大家紛紛止住了衝動的步伐。

孫玫瑰開始指揮者同學,用桌子把門堵著,就算被攻擊自己,這扇門也能抵擋一會兒。

作為班長還是有一定發號施令的,同學也是不約而同地聽著話,同時大家也看下張良,畢竟他說的很有道理。

“不必要擺幾張桌子,把這個門變成一個狹小的空間,隻要進來一頭,我們殺一頭就行了。”張良提議的聲音響起來。

大家本來都要紛紛讚同,不過有,一個和張良關係不太好的富二代楊浩浩,覺得張良是想把大家都害死。

“你以為你是神呐,下麵可是有很多蟲子,我們還給他開個小口子,你覺得你能殺得了嗎?就算你刀槍不入,累也能把你給活活累死了。”楊浩浩反駁的聲音響起來。

大家覺得這說的也有道理,雖說張良的預言比較準,但是怎麽看都不能相信,畢竟他看樣子這麽醜,而且是班裏的單身狗,大家統一的認為他是膽小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