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應召

“嗬嗬,看來這次是真的準備來真的了,就連那些個邪教都被征召了那也就代表著這些個喪屍也就離滅亡不遠了。”

嚴逸雖然對於那些個邪教的人影響不好,可是卻並沒有露出什麽異樣的神情。

既然國家需要幫助,那這種時候正邪兩邊的戰鬥也就隻能放下了。

而且這些年伴隨著華夏官方勢力的不斷壯大,那些個邪教也不敢再出來犯事肆意殺戮了,畢竟這個華夏還是有黨有首腦的,秩序自然是不能亂了。

接下來,嚴逸在將寵獸領這邊都安排好了之後,有在馭獸宗發布了消息,便帶著自己精英隊伍帶走了。

經過了幾年的發展現在嚴逸的精英小隊已經發展到了一千多人的規模,這裏麵可是有數百個玄境強者還有數不清的道境高手,實力絕對強盛。

嚴逸通過傳送陣直接來到了這次戰略的前線。

經過對年的驅逐,現在的所有喪屍都已經被驅趕到了內蒙地區,那裏有一望無際的大草原,還有輸不起的變異獸,居住在這裏的人也都被轉移到了別的地方。

而人類在這裏唯一的勢力範圍也就隻有一個呼和浩特市了,這裏早就已經被築起了一座鋼鐵之城,高達的鋼鐵城牆直接將那些喪屍和變異獸給隔絕在外,城內的景象更是豪華,幾乎整個內蒙的幸存者都被聚集在此。

“嘿嘿,你小子終於來了,我可是等你半天了啊。”

嚴逸這才剛剛走出來,就聽到了洛神興奮的話語聲。

此時洛神早就已經隨著首都那邊的大部隊早早的就來到了前線。

“好久不見,我可是聽說你那次回去之後被你老爹狠抽了一頓,還關了幾個月禁閉,滋味不好受吧。”

嚴逸笑著上前和對方擁抱了一下然後調侃著說道。

“瑪德,有是誰亂嚼舌根啊,等老子不抽死他的。”

這事在首都早就已經人盡皆知了,可是當麵說出來洛神這貨卻還是有些沒麵子,忍不住吐槽道。

“行了吧你,惹了這麽大禍,沒給你扒層皮就不錯了。”

嚴逸小了錘了對方一下說道。

二人雖然許久未見可是這關係卻絲毫沒有疏遠,依舊是說的風生水起。

“對了,有件事情我還沒跟你說呢,我們在自由國那會馬爾斯能知道咱們的路線全都是有人泄密,就是咱們在酒吧碰上的那小子,居然敢給我使絆子,結果差下來居然是他們家族通敵叛國,首腦那邊直接一氣之下把他們全家都給拉出去槍決了。”

這時,洛神好像突然之間想起了什麽似的,大笑著看著麵的嚴逸說道。

之前嚴逸就已經感覺了馬爾斯的決策有些不對勁,就算是他再怎麽聰明也不可能猜到他們的行蹤,誰能想到居然這裏麵還有內鬼在操縱。

“殺的好,我估計就是首腦那邊沒有動手自由國那邊也要行動了,這次可是把自由國那群老家夥給坑到底不輕啊,嘿嘿嘿。”

對於這件事情,嚴逸倒是並沒有太多的感觸,畢竟也在意料之中,隻不過出賣他們的人有點出乎意料罷了,畢竟不過是一個酒吧小過節罷了,誰能想到對方居然想要自己的命呢。

“說的也對,不過這次咱們倆可又要並肩作戰了,這一戰一定要把那些個喪屍全部都滅殺在這裏,讓他們知道知道咱們藍星人的厲害。”

說完之後洛神的心神也都平複了下來轉而說到了這次的戰鬥。

“那必須的啊,對了,我們馭獸宗的集合地在哪裏,我這邊還得好好安排一下呢,忽然就那群刺頭,指不定還要出什麽幺蛾子呢。”

在和洛神寒暄了一會之後嚴逸就和對方作別了,這次到底戰鬥不同往日,都是按照宗門和庇護所勢力來召集的,嚴逸作為馭獸宗的少宗主自然還需要安頓好馭獸宗眾人。

按照洛神的指引,嚴逸很快就來到了馭獸宗的集合地,此時這裏已經三三兩兩聚集起了一批人了。

自從之前正道宗門大比之後馭獸宗在整個宗門勢力之中頓時異軍突起,勢力變得格外的龐大,門下的宗門弟子也加入了大量的各個勢力中的翹楚。

“這次戰鬥主殿的人作為隊長,沒人領一百個個人小隊加入戰鬥,誰都被給老子丟人,不殺他個千八百的喪屍就別給我回宗門了。”

嚴逸在宗門內的威信可是相當強勢,一上來就拿出了自己的氣場,對著在座的眾人說道。

馭獸宗這幾年的發展異常迅猛,這也造成了許多自持天賦高超的刺頭,對這些人,嚴逸直接毫不客氣的拿出了自己的氣勢將其給治的服服帖帖的,這會嚴逸剛剛到場,在座的眾人就已經帶著一絲慌亂的站的整整齊齊的了。

“是!少宗主!”

伴隨著一聲震天的吼聲,整個前線營地的人被馭獸宗這邊的氣勢給鎮住了。

“不錯不錯,好樣的,你們先收拾收拾吧,現在不用這麽緊張,等上麵任務下來了我帶你們上戰場。”

和嚴逸不同,這裏麵的人大多數都沒有上過戰場,畢竟許多都是家族弟子,這會即將麵對一場大戰眾人倒是變得有些緊張了起來。

“老嚴,原來你在這啊,趕緊的,和我喝酒去,我們這些人科四等你好久了,咱們這麽久沒見了咋的都得來兩杯。”

就在這時,一個身材高挑的青年走了上來勾住了嚴逸的肩膀笑著說道,顯然對方就是被剛剛寵獸領鬧出來的這麽大動靜給吸引過來的。

“噗噗噗,老周,你咋也來了,好久不見啊,最近過得咋樣啊。”

嚴逸一聽到這聲音就知道來的人是誰了,笑著回過頭錘了對方一下說道。

“嘿嘿嘿,你絕對想不到,你嫂子最近懷孕了,估計等到明年你就能吧看到你幹兒子了,你還是準備準備該送啥東西吧,你小子可是個土豪。”

周長誌滿臉得瑟的看著麵前的嚴逸大笑著說道。

自從鹽市庇護所穩定了之後,周長誌的日子是一天比一天好,誰知道這才幾年沒見居然連孩子都快有了,著實嚇了嚴逸一大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