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她叫歐小靈

“喂,小子,醒醒。”

隱隱約約之間,我聽到有人叫我,還有就是臉上有點燙。

我暈暈乎乎,眼皮顫抖,半睜開眼睛,第一眼就看到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在盯著我,用審視古董的那種眼神看著我,嘴裏還說什麽“現在竟然有這麽不禁揍的男人,真是弱的可以。”

“什麽,竟然嘲諷我?你以為每個女孩都像你一樣啊,不,你根本不是女孩,就是個變態,暴力狂,我怎麽就會覺得你有個性呢?真是瞎了眼了,要不是我現在虛弱,立馬就爬起來揍你一頓。”我在心裏吐槽一下,然後閉上了眼睛。

“切,還以為要醒了呢,”女孩直起身子,不屑地說道:“不就是被我踹了一腳嗎?至於這麽脆弱嗎?都已經等了兩個小時了。”

“你以為你是一般人嗎?這小子還算好的,隻是暈過去了,體質再差一點的,就要被你踢出腦震**來了。”一旁坐著的馬所長開口說話了,隻見他雙手拿著一片膏藥,正努力的往自己背上貼。

“不管了,我要走了,這件事我也決定了,一定會參加這一次的案子,除非你把我踢出刑偵隊,不過你現在也沒有這樣的權利。”女孩一副破罐子破摔的語氣。

“唉,我就知道管不了你,隻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我就不再阻止你辦案,怎麽樣?”馬所長歎了口氣,有些無奈。

“真是麻煩,你說吧,不過我可不一定會答應呢。”女孩一臉嫌棄的表情。

“這件事很簡單,這個小子,就是這起案件的報案人,你要是能從他嘴裏問出點什麽來,我就答應你。”馬所長指了指躺在**的我。

此時,我心頭一震,感覺有什麽危險要發生,求生欲讓我騰地一下坐了起來。

“我去,你詐屍啊!”由於我就在女孩麵前,這麽突然的一下,讓她嚇了一跳,但是我感受到耳邊的風聲,身上立馬開始冒起冷汗來。

女孩的手就在我的臉旁邊,隻差一點點,我的絕世美顏就要被毀了。

“今天看在你受傷的份上,我就不揍你了,關於這個案子,在案發現場看到什麽聽到什麽都趕緊交代,否則我還是會忍不住動手的。”女孩咯噔咯噔地掰起了手指頭,隨時都要發飆的樣子。

但是,我怎麽可能屈服呢?怎麽可能屈服在一個小丫頭的拳頭之下呢?

我怒目圓瞪,右手使勁拍了一下床,啪,一聲巨響,我的手是火辣辣的疼。

誰能想到,這馬所長的床真的就隻有一塊床板,上麵也就鋪著一層薄薄的褥子而已。

我忍著疼,快速下床,靈敏的一個後跳躲過那個女暴力狂的拳頭,我轉過臉指著她,大喝一聲:“你想幹嘛!”

我覺得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呐喊,第一次這麽酣暢淋漓。

“嘿嘿嘿,你說我想幹嘛呀。”

隻見那女孩揚起嘴角,一臉壞笑,眼中露著凶光,她扭了扭脖子,轉了轉手腕,踩著魔鬼般的步伐向我走來。

“別以為你有點蠻力我就怕你,你再敢過來,就別怪我不客氣了。”威武不能屈,麵對惡勢力的壓迫,我從不妥協。

“來啊,我看看你怎麽對我不客氣。”女孩潸然一笑,眼睛彎彎。

之前我竟然沒有注意過她的臉,現在看起來,她確實還挺好看的,不對啊,現在生死關頭,我怎麽會想這些。

直到女孩那沙包大的拳頭衝到我的麵前,我大吼一聲,“停!”

女孩停了,戲謔地一笑,語氣中盡是嘲諷之意,“你還真是夠男人,看在你求我的份上,我就饒了你了。”說完,她放下手臂。

聽到這話,我氣就不打一處來,我怒喝一聲:“慢著。”

女孩抬頭與我對視,看著那清泉一般澄澈的眼睛,我差點又迷失了。

“你為什麽要對我動手?我是凶手嗎?你又有什麽資格動手打人?你是警察,難道你忘了進警校那一天是怎麽宣誓的嗎?你覺得你的所作所為對得起你的誓言嗎?難道警校就隻教了你怎麽打架,怎麽恃強淩弱嗎?”

“你閉嘴。”女孩被我的話打動,尖叫一聲,竟然又揚起拳頭,想對我用強。

“你可以胡作非為,想打人就打人,就連長輩你都隨便動手,那你憑什麽讓我閉嘴呢?就憑你是警察嗎?你看看你,身穿一身警服,多麽威風,但是你捫心自問,你配嗎?”

女孩內心的柔軟被我觸動,她放下拳頭,低下了頭,身體在顫抖,見狀,我知道我的話起作用了。

“你真的能忘記那件事嗎?就因為你的魯莽,導致一位無辜的人犧牲,你真的能夠輕易放下嗎?你以為你真的恢複了嗎?你沒有。你的心還在抗拒,你是在逃避,你那麽想要辦案,隻不過是想證明自己,想要證明你已經從陰影裏走出來了,這隻不過是你一廂情願罷了。”

“你真的能夠放下了嗎?你還記得那個人是怎麽被凶手殘忍殺害的嗎?就是因為你的自負,你的驕傲,你的自以為是,讓一個生命被終結,你是不是每天晚上做夢還會夢到他,他就站在你的麵前,滿身鮮血……”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女孩抱著頭蹲在地上,她哭了,是被她心中的愧疚和悔意給打敗的。

我走到她跟前,雙手抓著她的肩膀,“你現在表現出來的一切不過是你偽裝出來的模樣,你一點都不堅強,你害怕被打倒,你害怕失去這份職業,當警察是你的夢想,你害怕這個夢想破滅,你害怕失去前進的方向……”

“不要再說了。”她猛地站起來將我推開,哭泣著奪門而出,我看到,一顆晶瑩淚珠,從她的側臉劃過,濺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我呆站了幾秒,看著女孩離開的方向,房間裏突然靜得可怕,我才反應過來我剛剛都做了什麽。

轉過頭,馬所長正若有所思地看著我,我有些心虛,將一個女孩給罵哭,這還是頭一次,真是有些於心不忍。

不過,當我從旁邊的鏡子上看到我的絕世美顏上有一個五指鮮明的紅手印,頓時,我覺得我還是太善良了,應該再狠一點才對。

呼,馬雷深深吐了一口氣,他站了起來,看著我,“她叫歐小靈,有些話我們做長輩的真的不好說,說得越多她越會走極端,今天你做得不錯。”

“平時電影看多了,照搬套路,臨場發揮,”我不好意思地說著,“那個女孩,歐小靈,她不會想不開吧!”

“哈哈哈,小靈可比你想的要堅強的多,她可沒有那麽脆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