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與胖子的對話

胖子說,他的確是北京人,而且家也的確在四合院,他在那裏頭有一家古董店,平常就看看店麵做做小本生意,一般不輕易下墓。

他和那幫人是在安徽碰的麵,我問胖子,他們是事先約好的嗎,胖子罵道,胖爺我一本正經的好人,他們怎麽能和我相提並論,簡直就是侮辱我的人格。

胖子說,他之所以會去安徽,是聽道上的人說那邊出了件寶貝,胖子打算去見識見識就去了安徽。胖子說說是開古玩生意,其實說白了就是倒賣,外帶一點欺騙,從安徽湖北那邊的農村裏騙上幾件古玩,然後倒賣給北京的收藏家,賺點中間費用,不過這中間費用,估計抵得上我好幾年的工資。

胖子第一眼見到這夥人的時候便知道他們不簡單,於是悄悄跟著他們,無意間聽到了他們說要去下墓,胖子心想,這麽一夥人,帶著如此精良的裝備去盜墓,那這個墓中,必然是有寶貝,胖子一心動使了點小伎倆,就入了他們的夥。

三叔不屑的哼了一聲說道:“就你這胖子,能在他們麵前使小伎倆?”

胖子臉一黑說道:“胖爺我好歹也是個摸金校尉,那些個人就是有錢的土地主,能懂個啥,胖爺我隨便說了點尋龍點穴,他們就把我當成了行家。”

胖子繼續說道:“進去後,我才發現那幫孫子還真不簡單,居然能能搞到槍和炸藥,而且那裏頭有個炸藥高手,這幫孫子,一進龍骨洞便用了炸藥,胖爺我怎麽都勸不住。”

我問胖子:“那那個拿著‘墓邪’的啞巴呢?”

胖子說,那個啞巴早在他加入之前就已經在了,這啞巴和那夥人格格不入,胖子也是打聽過一二,那幫人說,他們也不知道這啞巴是什麽人,隻是這家夥有點本事,一人挑翻了三個雇傭兵,陳誌信這才拉他入夥了。

三叔一聽,張大嘴狐疑地說道:“我靠,胖子,你就吹牛吧,一挑三,還是三個雇傭兵,胡扯吧。”

胖子說道:“起初我也不信,直到陳誌信給我看了當時的錄像,我才徹底相信,這啞巴幾乎是在一瞬間幹趴那三個雇傭兵的,速度快的驚人,就像武俠小說裏的高手。”

胖子將這啞巴說的神乎其技,我開始產生好奇,倒很想見一下這位高手。

胖子說,我們幾個能活到現在,也是他救的命,龍骨洞內的那個盜洞就是他打的。

三叔一擺手說道:“你就吹吧,那盜洞起碼有個七八米,就憑你一個人,在那麽短的時間內,可以打出那麽深的盜洞?還不帶一點泥在外麵?”

胖子一噘嘴說道:“你這是看不起胖爺我,好吧,我承認我隻打了一米,那後半部分的盜洞是先前的盜墓賊留下的,這幫孫子亂用炸藥,我胖爺可惹不起那群蝙蝠。”

我問胖子,為什麽他們進去的時候,沒有碰到那群火翼蝙蝠。

胖子說,他一進去就發現了火翼蝙蝠,好在那時候蝙蝠還在睡眠期,對人體溫度還不敏感,所以那時候陳誌信他們即使爆破也沒有吵醒蝙蝠。

聽完胖子說的,我想,真他娘的晦氣,什麽倒黴事情都碰上了。

我想起了什麽,又問胖子:“你是盜洞進來的,後來又把盜洞堵上,那陳誌信他們是怎麽進的古墓?”

胖子搖頭道:“這胖爺我就不清楚了,他們用了炸藥後,胖爺我就躲了起來,趁著他們出去我趕緊打了這個盜洞,結果打了沒到一米,胖爺我就掉了下來。本以為是個意外驚喜,結果下來後,發現那河裏全是屍鱉,胖爺我就在這待了一天,好在偉大的毛主席保佑,我打算回去的時候就飄來了兩根樹枝,胖爺我靈機一動就做了兩個高蹺,過了小溪。”

我在心裏噗呲一笑,這麽肥,用樹枝做高蹺也不怕踩斷樹枝。

胖子斜了我一眼:“胖爺知道你小子在想什麽,我老實告訴你,換做一般人,就我這體型那兩根樹枝還真支持不住,好在胖爺我是個練家子,這種事對我而言輕而易舉。”

三叔在一旁打趣道:“喲嗬,還真看不出來,你還是個靈活的胖子。”

“那必須的,胖爺我要是不靈活,早在古墓陪粽子了。”

“得了得了,給你點陽光還燦爛了,靈活還會被卡在盜洞裏?真不知道你小子怎麽混到現在的。”三叔一臉不屑。

胖子不語理會,淡淡的說了一句那隻是一個意外,我問胖子,既然是為了寶貝進古墓,剛才那石室裏那麽多金條為嘛不拿上幾根。

胖子說,摸金校尉講究的是規矩,他也很是舍不得那些金條,可是沒辦法,人家不同意,要是動了金條,那棺槨裏的東西跑出來,那就麻煩了。

胖子看了一眼三叔,繼續說道:“你們幾個沒死也是命大,那棺槨裏的粽子,怎麽說都是老大級別的,你們幾個門外漢能跑出來也是命大。”

我問道:“胖子,我聽我大太公說過,一般墓主人的棺槨都會放在主墓室,而且一般主墓室都是在墓的最裏麵,為什麽這入口會出現如此奢華的棺槨?”

胖子理了理自己包裏的東西,喝了口水說道:“那粽子就是個看門狗,不過是個狠角色,生前應該是個武將,之所以放那麽多金條就是引你們這群傻帽上鉤。”說著胖子朝三叔看了一眼,“胖爺我雖然很想拿這些東西,可比起驚醒那家夥,我還是收住了貪心,可沒想到你這三叔賊心不該,我估計那粽子還會跟上來,你們可得當心了,倒時候胖爺我可不會救你們。”

我一聽那粽子還會來,嚇得臉都變了色,再看看三叔,也是一個模樣。

“看門狗都那麽奢華,這裏頭肯定有大寶貝。”胖子自言自語的又說了一句。

胖子說完後,背起包,打算朝著裏頭走去,突然他想到了什麽,轉身問我:“你說你們剛才是進了盜洞才躲過屍鱉的?”

一想起剛才我就捏了一把冷汗:“幸好這屍鱉不會鑽洞,不然我們三都完蛋?”

胖子撓著腦袋自語起來:“不對啊,這屍鱉什麽時候連洞都不會進了,難道……”

他猛的端起槍,臉色變得十分難看,我問胖子怎麽了。

他大叫一聲:“那幫人肯定已經進到了主墓室,這群屍鱉不是不會進洞,他們是有目的的在爬行,要是去晚了,寶貝都到他們手裏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