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她根本配不上他

房門關合,哢嚓輕響就像鑰匙,將她封存的記憶驟然打開。

和沈長澤的見麵,是在四年前的新生見麵會上,他穿著身白襯衫黑長褲,輕描淡寫的闖進她的生活。

她開始不由自主的去關注他,收集關於他的所有信息,最開始,隻是單純的好奇,漸漸地,那份好奇堆積起來,變成了喜歡。

魯曦曦抱著這份無人知曉的小心思頗有些手足無措,最後她決定去告白,失敗也好,成功也罷,到底不會留遺憾,可當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氣的時候,卻得到了沈長澤和舒爽交往的消息。

她猝不及防,還沒來得及收拾好情緒,又得知沈長澤出國留學,那個風輕雲淡的人,就這樣給她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然後淡出了她的世界。

魯曦曦從回憶中抽離,發現外麵天色已經黯淡下來,她怔怔看了許久,在心裏做下決定:她要去阻止沈長澤和舒爽訂婚。

如果他們是真心相愛,那麽她願意祝福,可是舒爽背叛了沈長澤,根本就配不上他。

半個月後,濱盛酒店。

魯曦曦付完錢下車,看著門口巨大的橫幅、海報以及進進出出的賓客,心裏浮起淡淡的羨豔,這場景,是她曾經幻想過無數次的,今天終於見到,可惜主角卻不是自己。

她很快收拾好情緒,抬腳往裏走。

走進門,入目所見衣香鬢染、輕談淺笑,魯曦曦穿梭在大廳裏,尋找著沈長澤的身影。

“沒長眼啊。”走著走著,她不小心撞到了人,對方立馬嗬斥出聲。

魯曦曦連忙轉身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剛剛沒注……”話沒說完,聲音戛然而止,她看著眼前西裝革履的男人,臉上血色霎時褪盡。

對方也認出了她,原先不耐煩的神色登時變成興味,“喲,我當是誰呢,原來是你啊。”

腦海裏閃過某些畫麵,刺激的魯曦曦轉頭就走,可對方卻一個箭步跨到她跟前,“別走啊,那天過後,我可是很想念你呢。”

魯曦曦攥緊拳頭,“秦陽,你別太過分。”

秦陽輕嗤一聲,臉上愈發不屑起來,“魯曦曦,你脫光的樣子我都見過了,還在這裝什麽清高?”他頓了頓,又說道,“怎麽著,今天晚上我再跟你重溫一下?”

說到這,他心裏升起點可惜,那天明明就要得手了,卻被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混蛋把她給救走了,沒想到這魯曦曦看著清純,骨子裏也是賤得很,到處勾引男人。

他說的話仿佛把把利刃,又快又狠的紮進魯曦曦心裏,同時也將她的理智給盡數消磨。

“啪——”她抬手,朝著秦陽狠狠揮去。

許是沒料到,挨了一巴掌後,秦陽半天沒反應過來,直到通紅的巴掌印浮現,他才猛然睜大眼睛,“操,你個賤人……”說著就想動手。

魯曦曦哪裏躲得過,下意識閉眼。

可她等了許久,也沒等到巴掌落下,她小心翼翼睜開了眼睛,就看見麵前不知何時站了個人,擋住了秦陽的手。

這道身影魯曦曦熟悉的很,在過去的四年時間裏,她曾無數次在夢裏描摹過——正是留學歸來的沈長澤。

“學長……”她喃喃出聲。

也不知沈長澤聽見沒有,視線朝她淡淡一瞥,出聲道,“今天是我的訂婚宴,如果要鬧事,就給我滾出去。”

秦陽哪敢在他麵前耍橫,臉色一變,露出討好的笑意,“是是是,剛剛都是誤會。”

沈長澤鬆手,對魯曦曦道,“跟我來。”

魯曦曦還沉浸在突然見到他的喜悅當中,聞言下意識就抬腳跟過去,兩年多沒見,沈長澤褪去了當初的青澀,變得越發沉穩,他光是那麽站著,就有足夠的氣勢成為全場焦點。

沈學長,永遠都是那麽出色。

兩人一前一後走到大廳外,沈長澤淡聲說,“你走吧。”

魯曦曦心裏猶豫半晌,咬牙開口,“學長,你不能和舒爽結婚,你出國的這兩年,她背著你和別的男人在一起。”

沈長澤看向她的視線突然淩厲起來,周身爆發出來的氣勢,嚇得魯曦曦將原本要說的話也忘完了,整個人隻覺如墜冰窟。

“魯曦曦,我看在你是我學妹的份上,放過你這次,但如果你以後還敢汙蔑小爽,到時候後果自負。”他冷冷丟下這句話,轉身就走。

原先小爽說照片的事是魯曦曦栽贓誣陷的,沈長澤心裏還有些不信,畢竟印象裏魯曦曦是個安靜乖巧的學妹,他對她的印象還不錯,可剛剛,她卻用行動證明了舒爽說的話。

看來,知人知麵不知心這句話不是白說的。

沈長澤的身影很快消失在轉角,魯曦曦沒想到會是這結果,明明沈學長已經看到過照片,可為什麽還會相信舒爽?

就在這時,舒爽踩著高跟鞋慢悠悠出現在魯曦曦麵前,臉上掛著抹挑釁而又張揚的笑意。

“看來,你的把戲沒成功啊。”她開口道。

舒爽今天很漂亮,本就出色的麵容精雕細琢後,越發顯得明豔動人,可落在魯曦曦眼裏,隻覺惡心的很。

“舒爽,你少得意。”魯曦曦咬牙。

“看來你還沒認清現實。”舒爽靠在門邊欣賞著自己的指甲,漫不經心道,“長澤喜歡的人是我,心裏相信的人也是我,他又怎麽會相信你說的話呢?”

她抬眼朝魯曦曦看來,成功看到她變化的臉色,“而且,就算我真的背叛長澤,他也隻會選擇我,而不是你,一個被人玩弄的賤貨。”

舒爽聲音低低的,仿佛隨時都能消散在空氣裏,可偏偏那聲音如同附骨之疽,瘋狂的折磨著魯曦曦的神智,隨時麵臨崩潰。

舒爽欣賞夠了她狼狽的模樣,這才出聲警告道,“魯曦曦,我沒那麽多耐心,如果你以後再敢出現在長澤麵前,我就把那些照片發布出去,讓你從此變成過街老鼠。”

魯曦曦牙關緊咬,直到口腔裏有血腥味彌漫開,才終於力竭般靠著牆壁滑坐到地上。

不知過了多久,身後大廳漸漸變得喧囂起來,期間摻雜著賓客們的起哄聲,魯曦曦突然有些害怕聽到這些聲音,當即倉皇起身,朝外麵踉蹌走去。

可偏偏老天也要和她作對似的,她逃到街道上後,周圍建築的大屏幕上正在輪番直播沈長澤和舒爽的訂婚典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