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劍翔突然將靈識之力開到最大的狀態,但是他還是無法捕捉到天神的位置,不過他他也沒有費盡心思卻尋找,而是對著前方的黑暗說道:“天神前輩,剛才您說隻要我們將您擊敗就可以逃脫這個神之禁製,請問這話還算數嗎?”

“當然算數,天神說的話何時有不算數的時候?不過,你們兩個小子有什麽把握戰勝本神呢?從一開始到現在本神都沒有用上我實力的萬分之一,如果本神使出了一丁點的實力,你們已經灰飛煙滅了。”冰冷的聲音響起。

方劍翔一笑,說道:“天神前輩,我敢這麽跟您說就一定有戰勝您的方法,不過我請求與您之間來一個公平公正公開的戰鬥。您本身即為高貴的天神,再加上身處黑暗之中,天時地利人和你都占盡了,我們哪裏會有贏的機會呢?我們不過是兩個小家夥,而且天神也不願意贏得不光彩吧?”

“好小子,竟然敢跟本神耍滑頭,難道你們不怕死嗎?”

方劍翔道:“怕死,我們當然怕死,我相信沒有人不怕死。不過我更相信的是身為天神的您更怕會輸給我們吧?不然您怎麽不敢現身與我們來一場公平的決鬥呢?”

“你這個小子——”

蛟鯤一愣,忙傳音問道:“劍翔,就算激將法真的將天神逼得現身,我們也沒有把握可以擊敗天神啊!”

方劍翔道:“正常的攻擊手段肯定是不可能的了,不過我們可以嚐試旁敲側擊,我就跟這位天神賭一賭誰的速度更快。想必你一定知道‘天下神通唯快不破’這一道理吧。”

“原來是這樣。”

蛟鯤暗自捏一把汗,他的手心已經匯聚了大量的陰冥之氣,必要的時候即使是犧牲掉他海龍一族的正義威名來偷襲天神也是必須采取的。

冰冷的聲音響了起來。

“哼,臭小子,本神就大發慈悲一次現身讓你們兩個看看就算是滿足你們二人的遺願了吧!”

“哎,千萬別這麽說,我相信這個世界是會有奇跡發生的,而我本人就時常創造奇跡,所以就算是與您這位天神戰鬥我也有一些信心。”

方劍翔嬉笑著說道。殊不知他的心都瑟縮到了一起,真的要與天神戰鬥,他哪裏會有贏的希望?就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即使沒有這個神之禁製的阻隔,論起速度來,方劍翔最多相當於冥神級別,而天神之中最弱的三級天神也可以輕鬆的將他甩在後麵,因此,方劍翔的這次賭博幾乎是必敗無疑的。

突然,方劍翔和蛟鯤都感覺到身後吹起了陣陣的冷風,而他們腳下的地麵上都結上了淺淺的冰層。方劍翔、蛟鯤頓覺不妙同時將身體轉向後方,竟然發現那裏的黑暗虛空中不知道何時出現了一個嘭噴吐著冰雪的漩渦。

起初的時候,這個漩渦還隻有三尺見方,雖然噴吐出來的冰雪寒氣已經是很徹骨的了,但是以方劍翔和蛟鯤的修為、防禦都是可以從容的承受下來。可是到了後來,那個漩渦像是被神龍的爪子撕裂了一般急劇地擴大,噴吐出的寒氣冰雪足可以將岩漿凍結,這個時候就連方劍翔和蛟鯤也不得不開啟護體罡氣了。

不多時,方劍翔和蛟鯤的身體表麵已經結上了一層寒冰。

“就這點兒寒冷剛好用來淬煉我的寒冰屬性,天神也不過如此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