鍛兵神先是一愣,隨即就釋然的笑了。

“原來你早就識破了我的身份啊,嗬嗬,你小子既然識破了我的身份竟然還對我出手,幸好本座的鎧甲夠結實,不然我就被你小子斬成三段了!”鍛兵神雖然語氣有些慍怒,可是心裏卻漸漸的欣賞起方劍翔來。

俶爾,鍛兵神問道:“小子,你就是隱世藥仙方濟世的孫子吧。”

“不錯,晚輩方劍翔,見過鍛兵神前輩!”方劍翔拱手說道。

鍛兵神點了點頭,看了看王俊毅,又看了看方劍翔,說道:“你們兩個,一個是我故人的兒子,一個是於我有恩的人,真是的,今天怎麽這麽巧聚在一起了呢?你們兩個來到喚天山究竟是為了什麽?總不會真的是因為想要斬妖除魔吧?”

王俊毅沒有答話,方劍翔道:“我們的確想斬妖除魔,可是您也看到了,我們兩個這點三腳貓功夫,連自保都成問題,何談去斬妖除魔呢?”

“不不不。”

鍛兵神搖搖手指,道:“劍翔你的修為差不假,但是俊毅的修為很強,已經是劍軍的中期,不過多少日子就會晉升劍砥,屆時就可以**平喚天山了!”

方劍翔道:“其實我來到喚天山有兩個目的,一,喚天山位於廣泰城,而廣泰城是我從雁鳴城去往逆劍門的必經之路,順道就上來斬妖除魔曆練一下;二,是九陽鍛兵神前輩您的大名,想要您為我鍛造一件內甲防身。”

“嗬嗬,你想的倒是挺美啊!”

鍛兵神趾高氣昂的說道:“想我鍛兵神可是像你說的那樣誰來求我鍛造兵器鎧甲我都會鍛造的人嗎?”

“當然不是,我聽祖父提過,曾有人出價百萬黃金來求您鍛造一件神兵利器您都沒有答應,就衝著您這份不為金錢利誘的範兒,我打心底敬佩您!”

方劍翔將心底的話說了出來,博得了鍛兵神的心。鍛兵神點了點頭,道:“你小子倒是會說話,這樣好了,看在你千裏迢迢從雁鳴城來到喚天山拜訪我,又出手一顆固培丹來助我恢複元氣的份上,我便為你鍛造一件內甲好了,不知道你想要何種屬性的內甲?”

方劍翔聞言一喜,忙道:“我雖然是個門外漢,但也聽過不少關於鍛

造兵器鎧甲的天材地寶一說,其中就記住了三種,分別是玄鐵極冰、地炎烈金、天外隕石。而這三種天材地寶的具體效用如何我就不甚清楚了,煩勞前輩講解一下。”

“那天外隕石可否又是‘五行隕石’?”王俊毅突然插話問道。

鍛兵神點頭道:“你們說的不錯,天外隕石乃是眾多的鍛兵天材地寶中最為特殊的一種,乃是從九天之上掉落下來的石頭,據說是神祗坐化後形成的。優點是可以與任何屬性的人兼容。”

鍛兵神又道:“另外,玄鐵極冰與地炎烈金分別代表了陰冰與陽火的最高端。那玄鐵極冰雖然名字中有‘玄鐵’可是卻與玄鐵沒有任何的關係,據說是千年前一名手持玄鐵劍的先輩在南極冰川挖掘出來的,故而以此為名。已發現的玄鐵極冰據說有萬年之久,最普通的一塊都可以另一丈內的人事物冰封三尺,要是萬年的玄鐵極冰甚至可以冰封數十裏乃至百裏之遙。”

“哇!沒想到玄鐵極冰竟然如此的厲害,不知道以我的鳳凰氣浪能否融化呢?”王俊毅在聽到鍛兵神講解玄鐵極冰後不由得躍躍欲試,想要與自己的鳳凰心火來一次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