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河城,作為外盟的第一城也是距離廣泰城最近的一座城池,兩座城池間的間距不過六七百米,縱馬疾馳須臾間就能夠到達。

廣泰城上空的異象或多或少的也影響了允河城的天空。此時的允河城,有五分之一的上空被那烏雲所吞噬。

允河城城主的府邸中,允河城的城主黎允浩正背負著雙手在院子中仰望著天空中的異象。城主府邸這邊已經是烏雲吞噬的末端,因此這裏還很明亮。

一名手下走到黎允浩的身邊恭敬地問道:“城主,那廣泰城有貓膩,我們是不是派人前去偵察一番?”

“按兵不動。”

黎允浩說道:“世人皆以為王家泰是個有勇無謀的家夥,可是他廣泰城作為於我允河城對峙的第一座加強城池,其城主豈會是一個隻懂得戰鬥的莽夫?那是一隻深藏不漏的老狐狸,平時看起來來蠢蠢笨笨的,實際上他比內盟另外四十座城池的城主都要精明。”

“可是,老奴覺得這是有高手在廣泰城決鬥,此時的廣泰城一定是天翻地覆,我們若是在這個時候派上一隊奇兵入侵那廣泰城勢必會成為咱們允河城的天下。廣泰城是內盟四十一座城的門戶,廣泰城一破,我們就可以勢如破竹直搗黃龍一句滅掉他數座城池!”

仆人繪聲繪色的說道。

“你想的太天真了。”黎允浩說道:“廣泰城豈會是那麽容易就攻下來的?再說,我們允河城的兵力再雄厚也敵不過內盟四十一座城的聯合兵力,我們過早的入侵指揮使自尋死路,再等一等,我覺得廣泰城的天空異象非比尋常,能夠引致天空產生此異象的人至少也得是劍仙,若真的是劍仙,我們派去的奇兵就等於肉包子打狗了!”

雖然黎允浩也很想就此入侵廣泰城,但是他作為允河城的城主,與廣泰城的城主王家泰對峙了這麽多年,實在是太了解王家泰的實力了,他知道王家泰絕對不會因為一點點異象就放鬆兵力的人,相反這個時候一定會加強廣泰城兵力,若是在這個時候入侵那真的是自投羅網。要是真的成功了緩則罷了,一旦失敗了,就會被王家泰抓住把柄肆意進攻允河城,那樣就得不償失了。

“劍仙?放眼修真界,有劍仙修為的也不過一百餘人罷了,怎麽該著廣泰城就來了一個呢?”聽到了劍仙,仆人也不多說入侵廣泰城的話了。他也知道劍仙有多麽的犀利,縱是有十個劍柱高手也未必能夠與一名劍仙打成平手,若是廣泰城真有一名劍仙坐鎮,那允河城派兵入侵真的是自尋死路的做法。

不多時,廣泰城內已經匯聚了十多個劍柱級別的高手。他們之中也是有強有弱,最強的

是劍柱頂峰的曹庭榕、王明德,修為最弱的是劍柱前期的王琦等。王家泰作為廣泰城的城主,修為自然是劍柱頂峰的存在,此時他正與王琦站在一處樓閣之上,環顧望去,四周的樓閣之上都占有三三兩兩的劍柱高手,他有些放心。

突然,沈馬元吸收的天地靈氣充斥到了一個瓶頸,如果不盡快釋放就將會爆炸,龍漢霄似乎是察覺出了空氣中的異常,朝著天空的沈馬元揮出一道拳罡。

咚!

拳罡被沈馬元身體外麵天地靈氣凝結而成的護體罡氣所摧毀,而沈馬元本身不過是顫了一顫。

沈馬元嗤笑道:“龍漢霄,你不用白費力氣了,即使我不用天地靈氣,以我劍仙的修為想要殺了你這個劍柱中期的小角色也是易如反掌的。我之所以使出吸靈大法就是想把廣泰城化為灰燼!哈哈哈!”

“沈馬元你瘋了嗎!?”王家泰陡然一聲大喝,那聲音竟然如一隻下山猛虎般攝人心扉。

沈馬元暗笑道:“王家泰,我本來跟你無冤無仇,滅掉你的廣泰城也誠非我本意,你要怨就去怨恨把我逼到此步的龍漢霄、逆劍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