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丈懸崖下有一處陰陽潭。

這裏並不像昆侖上寒冷刺骨的冰潭、也不似長白山中冒著熱氣的溫泉,而是一處集天地之靈氣、處在陰陽交匯點的水潭。

這裏的潭水在白天時比極冰都要寒冷,可到了夜晚卻比太上老君的煉丹爐還要炎熱。這晝夜水溫差別之大,實乃修真界的一大奇觀。

另外,這陰陽潭還有著神奇的功效,普通人在陰陽潭中泡上一個時辰即可身輕體健、延年益壽;有疾病的人泡上一個時辰則可百病全消;受了傷的人泡上一個時辰亦可愈合傷口。比之千裏之外的五大連池藥泉還要神奇。

有道是無巧不成書,這次方劍翔竟走了大運,被馬幫的大掌櫃一掌打落萬丈懸崖,卻沒有摔個粉身碎骨,反而是掉入這陰陽潭之中。也該著他命大,在陰陽潭中泡了一天一夜,體內的掌勁化去了九層,而在外界除非是有劍尊相助,不然方劍翔早已一命嗚呼。

自從掉入陰陽潭之後,方劍翔的身體就本能的封閉了五官,直剩下心髒在跳動,這要是換做別人早就憋死了,不過方劍翔自小就有神醫方濟世為他調補身體,這使得他的身體與常人不同,就算是封閉五官、不吃不喝也能活上半個月。而這陰陽潭中雖沒有活物,但是藥效很足,方劍翔並沒有急著遊出水麵,而是泡了一天一夜,等到體內的掌勁化解的差不多了,才浮出水麵。

嘩啦!方劍翔的頭衝出水麵後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大口的呼吸,等係夠了足夠的氧氣,才遊到對岸。

方劍翔躺在岸邊連打好幾個寒戰,歇了好一會兒,才慢悠悠的坐起來,望著水麵。他抬頭看了看天,在看看四周高聳直接天際的峭壁,低聲咒罵道:“我怎麽掉到這裏來了?都是那該死的馬幫掌櫃的,不過他雖然能把我打落懸崖,卻不見得能奈何的料那條千年大蟒蛇,哼!葬身蟒腹也算是老天對他不薄了,不然哪天我看到他一定把他大卸八塊!”

“這水潭的水可真涼!”方劍翔一邊說著,一隻手邊在陰陽水潭裏麵撥著水,慢慢地,日頭西斜,天空變成了很曖昧的橘黃色,而潭水也跟著變得溫暖了起來。

起初方劍翔並沒有覺得什麽,因為他知道人類有一個適應冷熱的過程,比如說一個人呆在冷水裏久了就不會覺得冷水冷了,反而會覺得溫暖舒適,等到離開冷水一段時間再進入冷水時那種久違的寒冷之感又會令他渾身打顫。

潭水變得越來越熱,方劍翔有些忍受不住,忙將手從潭水中抽來,他看到自己的手掌都被燙的紅腫了,一縷縷的熱氣從滴水的手掌上飄散。如果是錯覺,這比冰塊都要寒冷的水怎麽會突然變得這麽炎熱呢?很顯然,這並不是錯覺。

“難道這水潭就是爺爺跟我說過的陰陽潭?!”

方劍翔的眼中充滿了震驚,他現在除了“陰陽潭”之外再也想不出任何一個寒水變熱的理由。

撲通!方劍翔跳入水中,滾沸的潭水立即將他的全身燙紅,就像一隻煮熟的乳豬,又像一個在沸水中翻滾著的雞蛋。

“嘶!嗷!”等舒服過癮的聲音不斷的傳出。

此時這陰陽潭水已經熱到了一個沸點,就算是丟進來一隻活雞都會立即被燙熟、極冰也會瞬間融化,方劍翔杯熱水充斥著全身,全身的細胞都在倍化,一個頭兩個大,腦袋昏昏漲漲的,眼睛也變得繚花了。隨時都有沉入水中被煮熟的危險。

“我不能睡著!”

就在方劍翔即將挺不住的時候,他的腦海裏麵浮現出王天霸與方濟世的麵孔,想到他們兩人對自己的囑托,精神頓時振奮了一些。

“我還有許多事情沒有做,我還沒有成親,還沒有子嗣,我不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