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方劍翔仍舊不想眼前之人竟然是自己的心魔,連連刺出三十餘劍,可是那心魔卻是淡然一笑,閉上雙眼,拋去萬年玄鐵劍,憑著心靈的感覺在閃避著,就這樣,方劍翔幾乎等同於在刺一個活靶子一般簡單,可是在如此簡單的刺靶訓練中,方劍翔竟然沒有一劍刺中。他怎能不驚訝?

“你你你,你到底是什麽人?不不不,你不是人!”方劍翔氣得坐在地上,直喘粗氣,但是他根本沒有一點疲憊。因為這裏是他的心靈世界,一切都是精神所幻化,根本不會疲憊。

“我的確不是人,我是你的心魔,你為什麽就是不相信呢?”心魔依舊是笑著說道。

方劍翔斥道:“少在這裏糊弄我!你肯定是劍仙以上的修真強者,此時不過是在向我展示你的強大而已,哼!隻要肯給我十幾年光景,我同樣可以修煉到劍仙!從而——”

“從而就怎樣?打敗我?”心魔笑眯眯的直視著方劍翔的雙眼,看的方劍翔渾身發顫,一點也不舒服。

“就是要打敗你怎樣?你又不是不可戰勝的!”方劍翔大聲的喊道。

心魔的嘴角一綻,驀地將嘴張得很大,將聲音拖得很長,一字一句的對方劍翔說道:“你還真說對了,我的確是不可戰勝的,至少,你是不可能戰勝我的!”

“胡說!倘若我達到了劍仙的修為,僅憑一柄劍就可以**平一個劍派,要對付你真的是比踩死一隻螞蟻還容易!”方劍翔義憤填膺的說道。他的話語都是從牙縫中硬擠出來的。

“你修為變強的同時,我作為你的心魔也會變得很強大,想要戰勝我,首先要能夠擺脫。可是我就寄生在你的心髒內,除非你可以拋棄心髒不要,不然,直到永遠我都跟著你!”心魔說道。

所謂心魔,即是一個人,或是一位神靈的欲望所致。修真先輩將欲望大體分成十三種,即世間廣為流傳的‘七情六欲’。若是真的可以做到不被七情六欲所惑,那就真的可以做到戰勝心魔,而這樣的人往往都是感悟西天真諦立地而成了佛陀、觀音、羅漢之類的修佛者。

“不可能!”方劍翔捂著頭劇烈的搖晃著,他死都不肯相信眼前這個與自己長得一模一樣,就連兵器法寶都一模一樣的“方劍翔”會是自己的心魔。

突然,方劍翔覺得整個空間都發生了震**,就連眼前的“方劍翔”也跟著劇烈的搖晃,很顯然,這不是假方劍翔所弄出來的。

“到底怎麽回事?我怎麽會感覺到一股很強的妖魔之氣?”假方劍翔嘴裏嘀咕著,化作紫芒眨眼間消失。

等到方劍翔放下雙手的時候,空間已經不再震**了,因為他已經回到了修真界。在他旁邊的正是王俊毅、龍漢霄、王家泰、王琦等人。

“這裏是哪裏啊?”方劍翔的頭很痛,身體更是劇痛,便一手捂著頭一隻手在衣服口袋裏麵摸丹藥,一邊嘴裏還想身旁的眾人發問。

突然,王家泰的胖臉映入方劍翔的眼簾,他笑嗬嗬地說道:“小兄弟,你別害怕,這裏是我廣泰城城主的府邸,也就是我的家,附近幾百裏內還沒有人敢闖到這裏來。”

“哦,我怎麽會睡在這裏?對了那些妖魔都怎麽樣了?”方劍翔迷迷糊糊的問道。他眼中視線時而清晰時而模糊,心神還沒有完全清醒。

王俊毅道:“劍翔,完顏烈死了,被你一招

穿透了心髒,連同妖核元神一起碎裂了,永遠都不能輪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