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中土部洲果然不比我們南火部洲,不禁悶熱,而且風沙還特別大,這幾天我都忘了自己被沙子迷了機會眼睛了!”馬背上的方劍翔暗暗抱怨道。

龍漢霄道:“嗬嗬,這中土部洲因為缺少水源的關係,山賊馬賊經常會打家劫舍奪取食物水源,而氣候也是經常會吹起沙塵暴,不夠等到了四象境就好了,那裏有著中土部洲最大的河流水係——四象河,是守衛四象境也就是受為我們逆劍門的‘護城河’。”

龍漢霄的語氣中明顯帶有著自豪的成分。

“四象境到底有多大呢?總不可能是逆劍門獨占吧?”方劍翔問道。

龍漢霄笑道:“你還真說對了,那四象境乃是千年前我們逆劍門的先輩們合力開辟出來的一塊淨土,之所以選址在四象河之內就是為了依山傍水,吸收天地靈氣以便可以得到成仙。”

盞茶間,三人已經策馬來到了洛陽的出城關卡。這時,關卡中突然跳出三個人,那三個人高高大大的、身著這軍裝,想必是守城的官兵。龍漢霄三人雖然修為實力夠強,可也不願意去惹官軍,便拉住馬韁,停在當處。

見到馬兒停下了,三名士兵走到馬前,當中一名身高一米九多,他一臉的絡腮胡子,雙目很有霸氣,整個人散發出一種威懾力。王俊毅借助鳳凰感應波的探測,察覺到此人的修為至少也得是劍砥的頂峰。

“請問這位軍爺是想收出城費嗎?”龍漢霄也不下馬,就端坐在馬背上問道。

那高大的胡子士兵搖了搖頭,旋即說道:“你們進城的時候可是交了一筆入城費?”

王俊毅的心裏一咯噔,暗道:“怕不是嫌我們給的錢少吧。”

龍漢霄道:“軍爺是像再收一次出城費吧?”

那胡子軍官搖頭甕聲甕氣地說道:“聽你們的口氣,你們一定是繳納了入城費,我這裏有個規矩,每到我當勤的時候就絕對不允許洛陽城有收取入城費的事情!有多不少,這裏的金幣還給你們!”

說著,胡子軍官從鎧甲中掏出了一把金幣,也不細看就拋給了龍漢霄。龍漢霄右手隨意的一揮,一道真氣將半空中的金幣全都吸納住後緩緩地落在他的手掌上。

胡子軍官麵色一白,心道:“果然是練家子,看城門的那幾個小兔崽子就知道給我找麻煩。”

適時,胡子軍官問道:“這金幣可曾少上一枚?”

“一枚都不少,反而還多了三枚。”龍漢霄一邊說一邊將多出來的三枚金幣拋還給了胡子軍官。

胡子軍官接住金幣後覺得掌心一陣酸麻,暗道:“這三個家夥絕對不好惹,看他們騎著高頭大馬,難道是神馬教的人?該死的,若真的是神馬教的人又豈會繳納入城費呢?”

胡子軍官費解起來。

王俊毅突然笑道:“我從南火部洲來到中土部洲,一路上,有哪座城池不曾收取入城費和出城費?不知這位將軍為什麽不肯收取入城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