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就是這樣了。”那名夜叉說完後又跪在地上,似乎在等待著南冥王的訓示。

聽完夜叉的敘述,南冥王怒發衝冠,並不是因為方劍翔大鬧黃泉路,而是因為這名夜叉是在委婉地指責自己,這樣他哪裏聽得過去?陡然一聲大喝,嚇得四名夜叉叩起頭來如搗蒜一般。

“你這是什麽意思?你是在責怪本王出現的不是時候打擾了你們擒拿賊人是也不是?”

“不是不是,絕對不是,南冥王大人您願意什麽時候出來,您喜歡什麽時候出來我們幾個小弟縱使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多管一丁點兒啊!”四名夜叉齊聲說道。那聲音戰栗得不得了,他們知道自己也就隻能跟手無縛雞之力的遊魂野鬼裝比一下,在南冥王麵前根本就是隻螞蟻。

這時,方劍翔恢複了神智,但是身體虛弱的根本站不起身來,再加上南冥王所散放出來的壓迫,致使方劍翔隻能夠勉強地坐在地上看著眼前的南冥王。

南冥王長得十分高大,據目測那個頭有一丈多高,就像是一顆直追蒼天的青鬆一般。五官俱全,也沒有夜叉們那樣猙獰,不過仍是其醜無比,最讓人費解的是,他竟然生出了三隻眼睛。

那第三隻眼睛細長,豎立在眉心之中,就像是用判官的紅毛筆畫上去的一般,開啟時會散放出紅芒,不過這時候南冥王很生氣,第三隻眼緊緊地皺在一起,憋得南冥王的臉通紅。

這個時候南冥王似乎反應過來一切的起因都源於方劍翔大鬧黃泉路之時,他不禁將外放的壓迫力全都施於方劍翔一身,頓時,方劍翔絕對背後像壓了一座大山似的,連呼吸都變得困難起來。

“你這小子是什麽名堂?為什麽要大鬧我地冥界的黃泉路?”南冥王怒氣騰騰地瞪著方劍翔,語調一氣之下飆升了八度,震得四周的遊魂紛紛摔倒碎滅。

方劍翔啐了口痰,道:“我叫方劍翔,乘著一柄飛劍翱翔禦宇四方!”

南冥王喝道:“說了半天你都沒有告訴本王你為什麽要大鬧黃泉路,本王再給你最後一個沉辯的機會!快說!”

“廢話!大鬧黃泉路自然是不想進鬼門關;不想進鬼門關自然是不想死。連這點常識都不懂,就你也配當什麽冥王?”方劍翔憤憤地說道。

“住嘴!你這小子好不要臉,連南冥王大人都敢罵,看我不抽死你!”一名夜叉大叫著揮鞭劈向方劍翔,方劍翔哼了一聲閉上眼睛,他已經不抱任何的生還希望了。

啪!

一記清脆的響聲。那響聲不是由碎魂鞭發出,而是巴掌的聲音。

由於方劍翔閉上了雙眼故而沒有看到剛才發生了什麽,他隻知道自己還沒有被抽打到魂飛魄散這就已經足夠了。

可是那三名夜叉卻是瞪大了雙眼,看得一清二楚。他們清楚地看到那名夜叉揮鞭要抽打方劍翔的時候南冥王突然隔空甩了一個巴掌,僅是一個巴掌就將那名夜叉震得魂飛魄散。

“南冥王大人,南冥王大人我們幾個無意衝撞您,請您息怒,放過小的們吧!”剩下的三名夜叉跪在地上砰砰砰的磕頭,他們已經做

好了逃亡的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