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啊梁師妹,俊毅師弟剛到第一天就被你給逮住了,祝你們兩個永結同心白頭到老啊!”慕森霖嬉皮笑臉的說道。

其他的幾個師兄弟也在起哄架秧子,唯獨那個西門雪顯得有些心情不好,沒有說話,站到了人群的最後麵,有些埋怨的看著梁若冰。

“你們都說什麽呢?什麽就永結同心了!”王俊毅大聲地嗬斥著,同時身體中不斷擴散出鳳凰氣浪,逼迫得楚翔雲、西門雪、東方朔急忙向後退,而以慕森霖為首的劍柱高手們卻是不以為然。

王俊毅眉頭一皺,心道:“劍砥與劍柱之間的差距竟然會這麽大!該死的,我一定要好好修煉,早點為劍翔驅除心魔!”

梁若冰見到王俊毅生氣了,也有些慍怒,兩條秀眉蹙在一起,看著慕森霖他們說道:“給位師兄弟,俊毅師弟有傷在身,你們再在這裏瞎說八道的話,就別怪我翻臉不認人了!”

說著,梁若冰的周身散放出酷寒的冰氣,楚翔雲、西門雪、東方朔暗自驚呼,紛紛退到了一丈外。慕森霖等人對然可以一招擊破這寒氣卻又不想自討無趣,就說說笑笑的回到了篝火旁邊。

見到所有人都走了,梁若冰對王俊毅說道:“俊毅師弟,他們都是開玩笑的,你別往心裏去。等你跟他們混得熟了就了解他們的脾氣了。”

王俊毅收回鳳凰氣浪,點了點頭,含笑說道:“感謝梁師姐你為我出頭啊,我到逆天閣來還沒有什麽朋友呢,你如果不嫌棄我的話,我們就交個朋友吧!”

“真的嗎?”梁若冰驚喜的喊出了聲,她旋即就發現自己失態了,連忙致歉,然後又岔開話題說道:“天色不早了,俊毅師弟快跟我來我的房間,我用金瘡藥給你包紮傷口!”

王俊毅搖頭一笑,道:“師姐,你都說天色很晚了,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似乎不太方便吧!”

“師姐和師弟處在一房間又有什麽不妥呢?你說是吧。更何況,我們不是朋友嗎?朋友之間還用在乎這些封建隸屬的教條嗎?”梁若冰伶牙俐齒的說道,將王俊毅說得想不出任何理由拒絕。

最後,王俊毅隻能說道:“等我把這壺酒喝完再跟你走行嗎?”

梁若冰怕耽誤的時間久了王俊毅的傷口會留下疤痕,就蹙著眉頭有些埋怨的說道:“不行,我是師姐你得聽我的,哪有人受了傷還喝酒的?你再這樣我就去稟明師父讓他把你掃出逆天閣!”

“別別別,千萬別介,我好不容易才進到逆天閣,師姐您發發慈悲別讓師父趕我走行嗎?”王俊毅有些害怕的求饒道。

梁若冰看到王俊毅像小孩子似的求饒心頭兀自一笑,緊蹙的眉頭旋即也舒展開來,她笑著說道:“我騙你玩呢,我們是朋友,我又是你的師姐,我做的是保護你,怎麽會去跟師父說你壞話呢?不過今後什麽事你可得聽我的!要不然哪天我心情不好我還真怕我回去跟師父說。”

“聽聽聽,師姐的話就像聖旨,就算是讓我去死我也願意聽!”王俊毅說道。

“呸呸呸!”梁若冰聞言連續啐了三口,然後對王俊毅說道:“等會兒你遇到木製品就趕快摸上一摸,要不然神靈會信以為真的。”

王俊毅突然變得很嚴肅,他問道:“師姐,難道你是在認為我說假話?”

梁若冰怔住了,她連忙說道:“我相信你不會騙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