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冥王境的邊界陲南省,這裏正在進行著一場絕對不公平的戰鬥。

數萬西冥王境的冥帥圍攻三個要離開西冥王境去往南冥王境的三名冥帥,但是此時的主動權卻掌握那三名南冥王境的冥帥手中。

“兩位兄弟你們看,我們南冥王境的大軍已經殺過來了,不出十息的功夫我們就會獲救了。”方劍翔手起劍落,一名冥帥的心髒就被刺穿當場斃命。隨後他又連殺了十名冥帥,致使西境的冥帥全都以為他是冥王附身。

自從方劍翔得到極品冥劍後,這些以前或許還能和方劍翔裝一裝的冥帥如今在他的麵前就跟一根木頭沒什麽區別,唯一的區別可能就在於這些“木頭”是有生命的,或許趁方劍翔狀態不好的時候還能逃逸的掉。但很顯然,方劍翔此時正值巔峰狀態,那些冥帥前期級別的強者在他的眼中根本與螻蟻沒什麽兩樣。

這時,西冥王境的冥帥開始聚攏到一處,當即有人喊道:“那個拿劍的小子也太變態了,修為與我們差不多,可是實力怎麽跟冥王大人不相上下?”

“就你話多!”方劍翔的身體突然一閃,在一瞬間就來到了那多嘴的冥帥身後,一劍就刺穿了他的心髒。這一招是從死神之怒中的“一拳穿心”中領悟而成的。以劍代替拳雖然失去了拳頭的爆發力,卻是有了間的精準度與穿透力,這樣一來,對敵人的元神那是更致命的。

“唉呀媽呀!死神來啦!”西冥王境的冥帥們紛紛大喊著四散而逃,可是他們剛剛轉身嶽飛就已經率領著南冥王境的冥帥大軍殺了過來。鎮守在陲南省的冥帥多藝冥帥前期為主,哪裏敵得過冥帥頂峰的嶽飛以及他率領的一眾冥帥中期的強者呢?三下五除二,嘎嘣溜溜脆。西冥王境數萬冥帥轉眼間灰飛煙滅。

由於陲南省的冥帥兵力大部分都被掉到了這裏,所以嶽飛過河打帥占領了整個陲南省。

傍晚時分。半個震西省的兵力全都遷移到了陲南省內,所有的將士都在為了自己攻克了西冥王境的一個行省而歡呼雀躍著。

軍帳之內站了兩排將士,這些將士的普遍修為皆在冥帥中期以上。這些將士的源頭高坐著兩名漢子。坐在最中間的大元帥嶽飛,次席的是震西省的知省海大富。而在這些將士的末尾也有三個人,分別是方劍翔、劉倫、方舟。

嶽飛用手在椅子扶手上麵敲敲打打的發出了滴滴答答很有節奏的聲響。這似乎是一種幻術令所有的將士眼皮開戰混混越睡。驀地,嶽飛一拍椅子扶手所有的將士全都驚醒。

“我問你們三人可有一人是叫方劍翔?”

方劍翔嘴角笑了一下,從劉倫、方舟的中間走上前來。

“我就是方劍翔,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們兩個一定是南師父派來迎接我凱旋而歸的吧?”

“南師父?不要以為你是冥王大人的弟子就可以對冥王大人無禮了。所謂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你在這般囂張我就先斬後奏讓冥王大

人無話可說!”嶽飛怒不可遏,但隨即也知道了眼前的這個自稱是“方劍翔”的人絕對是貨真價實。不過他敢對南宮烈如此稱呼依舊讓嶽飛很不爽。

對於方劍翔的真名字到底是什麽劉倫和方舟倒是沒什麽介懷的,畢竟已經知道了方劍翔是南宮烈的弟子,那麽“付仇”極有可能隻是他的一個代號罷了,既然三人已經是兄弟,一個無關緊要的代號又何必去介懷呢?

“哼,恐怕就你還不敢殺我吧!”方劍翔哼笑道。他有絕對的自信,就算是嶽飛真敢殺他他也無所畏懼,畢竟他有了一次成功擊殺冥帥頂峰強者的經曆,在對付嶽飛無非是幫助他的閱曆再度提升而已,更何況他現在又有了可以無視冥帥強者的極品冥劍,恐怕除了神秘冥神以及四大冥王之外他全都不會買賬。

“丫的你說什麽?你看我敢不敢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