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紅芒突然出現在南冥王殿的一間密室中。由於這道紅芒的出現,密室中原有的平靜瞬間就被打破。

“冥王大人您這是怎麽了?您的左臂?”一幹在密室中等候南宮烈下達命令的暗之部隊成員無不大驚失色地喊道。這間密室就是平時南宮烈與其嫡係暗之部隊溝通時的場所,裏三層外三層全都設下了高強度的禁製,唯有冥王級別的強者才能夠破開。

南宮烈哼道:“不用猜了,本王的左臂是被西門傲那個老賊偷襲給斬斷的!”

“什麽?西門傲他欺人太甚了!冥王大人,末將等人請求命令這就去擊殺西門傲嗎如果末將等人不能將其成功擊殺我們就在西冥王境自盡!”一幹暗之部隊成員紛紛跪倒在地請求南宮烈下達擊殺西門傲的命令。

隻見南宮烈的臉上有了欣慰的笑意。他說道:“你們有這份兒心本王就很高興了。隻是那西門傲老賊已經被本王唯一的弟子方劍翔所擊殺,不然本王也不會如此氣定神閑地再次與你們閑談。”

嘩然。一幹暗之部隊的成員們頓時嘩然開來。

“不愧被冥王大人賜封為一等貴族,方劍翔爵爺果然是強悍之人!”

暗之部隊中走出一人,他神色慌張的說道:“冥王大人,西門傲被殺之事想必已經傳回到西冥王境,恐怕過不了多久我們南冥王境就要與西冥王境開展了,末將請求帶兵坐鎮震西省以防西冥王境的軍隊攻入我境。”

聽到這話,其他的暗之部隊成員也紛紛請命希望可以帶兵駐紮震西省。

南冥王哼道:“你們這些小子都忘了自己的身份了嗎?你們全都是本王的奇襲部隊又豈能明晃晃的帶兵作戰?再者說,本王已經將本境四大兵馬大元帥之一的嶽飛調到了震西省,又豈有你們帶兵作戰的份兒?”

說到這裏,南宮烈的臉上竟然有了一絲笑容。

他說道:“他們西冥王境的人可不比咱們南冥王境的人,他們想的都是維護自己的利益、發國難財,眼下他們一定在為爭奪新的西冥王兒激戰正酣,本王豈不是可以坐收漁翁之利嗎?”

頓時,一幹暗之部隊的成員紛紛排起了南宮烈的馬屁。

許久之後,又有一名暗之部隊的成員問道:“對了,方爵爺這次立下了如此之大的戰功怎麽不見他的身影呢?”

“會不會是先行回到府宅休息了?”

“是啊,再怎麽說他西門傲也是一個冥王級別的強者,方爵爺憑借一己之力擊殺他想必耗費了不少的元氣,先行休息也是應該的。”

……

南宮烈的臉色微微一變。他說道:“方劍翔現在正在北冥王境養傷,你們等會兒選出幾個會來事兒的去北冥王境從旁侍候他。”南宮烈說完這話後就已經離開了密室。

密室中又是一片嘩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