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眩良久,方劍翔終於安定了自己的情緒。王俊毅問他現在還想去逆劍門嗎?他搖了搖頭,道:“逆劍門我是一定要去的,不過在此之前我想先去喚天山見識一下所謂的妖魔鬼怪,王兄,你可願意隨我一起去?”

“也罷,就隨你走一趟吧,希望可以幫你弄到點妖核什麽的,也好祝你早點晉升劍軍,據說逆劍門的入門標準很嚴格,至少得是劍軍級別,如果不達標即使你有萬兩金幣也會被拒之門外。”王俊毅說道。

方劍翔眉毛一搭,道:“想不到還有這麽一條規定,這樣也好,目前的我處在一個瓶頸,要是讓我順其自然的衝擊瓶頸可能需要一兩個月,要是弄到點妖核什麽的,我就可以提前晉升了。”

“那我們何時啟程?”王俊毅問道。

方劍翔道:“不急,先準備一些幹糧,喚天山裏麵的妖魔鬼怪太多,我怕他們會使用什麽迷幻之法,食物什麽的還是自己準備吧。”

“也好,多準備點也可以救濟那些除妖衛道的好男兒們。”王俊毅翻了翻口袋,掏出兩枚金幣,對方劍翔說道:“你在這裏等我,我去去就回。”

兩枚金幣就是兩百枚銀幣,足夠將整個廣泰城內的饅頭包子買下。王俊毅同時也買了幾斤酒和幾斤醬牛肉,然後問有名的獵戶討要了一張喚天山的地圖,這些都做完了,才回到和方劍翔約定好的地點。

方劍翔見到王俊毅回來了,先是要過一個饅頭來三口五口吞了下去,水也不喝。神馬教剩下的三匹馬,一匹被方劍翔變賣成了銀幣,另外兩匹他牽著韁繩,這就是他與王俊毅的坐騎了。

“我弄到了喚天山的地圖,咱們這就走吧。”

王俊毅翻身上的馬背,方劍翔從來沒有騎過馬,此時在馬背上顯得很不自在。王俊毅看出了他的難處,便道:“方兄,你還是與我同乘一騎吧!”

“你別太小看我了!駕!”

方劍翔猛的一拍馬臀,馬兒嘶鳴著躍出三丈遠,四蹄剛一沾地便又向前躍去,方劍翔勒緊了韁繩,可是屁股還是被顛得七上八下。看的王俊毅捧腹大笑,在馬臀上拍了一下,催馬去追方劍翔。

喚天山離此不過三十餘裏,方劍翔、王俊毅隻用了大半個時辰就趕到山腳下。老遠就看到山腳下立著一個界碑,上寫著——喚天山,妖魔亂。非煉人,不得入。

“這界碑上寫的倒是很嚇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方劍翔早已下馬,此時正站在界碑旁邊摩挲著界碑。

王俊毅在馬上不好施展鳳凰感應波,也下到地上,走到界碑前,將鳳凰感應波滲透到五根手指中,然後慢慢地摩挲著界碑上的每一個字。

刺啦刺啦!

界碑上殘留著的龐大真元不斷衝擊著王俊毅的鳳凰感應波,不過是幾秒的功夫,王俊毅就感到急火攻心,噗!手離開界碑的那一刹那,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血濺到界碑上,使得界碑上的字發生了改變。

“火鳳來,雷祖至;鬼神遁,妖魔逝。”

方劍翔扶住王俊毅,問道:“王兄,這界碑好生奇怪,被你的血噴濺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