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劍翔他們是朝著正北方向飛行的。關於飛行的路線方劍翔還特意跟鄧五洲商量了一番。畢竟鄧五洲的靈識之力也是冥王級別的,故而兩個人互相商量一下路線的精確度會提高很多。

“鄧大哥,我的靈識之力已經看到了那洶湧的波濤,不知道那裏是否就是北冥之海?”方劍翔問道。

鄧五洲的靈識一掃,微微點了點頭道:“不錯,那裏就是北冥之海,爵爺沒想到您的靈識之力竟然是冥王頂峰的境界,我現在對我們這次成功奪取寒魄冰魂珠的信心越來越大了。”

方劍翔嗬嗬笑了,可是他的心裏總是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危機感,似乎在北冥之海有著極度危險的冥獸在等待著他。他下意識地翻過左手的手心,掌心的紋絡中有著一個紅色的劍形烙印,那裏正是貯藏著極品冥劍的場所。

“極品冥劍,我感覺到你在躍躍欲試,難道你已經覺察出在北冥之海有與你比肩的對手了嗎?嗬嗬,實話告訴你我也是這種感覺。聽著,等我們到了北冥之海一定要通力合作,就算是為了我的這幹兄弟你也要盡力的配合我啊!”

呼啦。

方劍翔掌心的那個紅色劍形狀烙印劍刑烙印突然閃動了一下,似乎是在響應方劍翔的問話。方劍翔不再說話,他似乎也理解了極品冥劍的心情。

“兄弟們,我們再飛十萬餘裏就到達北冥之海了。那裏的冥獸一定都是與冥王大人比肩的強者,他們的靈識之力遍布數十萬裏,一旦被他們覺察我們的氣息就糟了,快些隱藏自己的氣息。”鄧五洲及時的提醒那六名護衛。

方劍翔收回了笑容臉色變得嚴肅起來。他回過身子十指連彈,七道雷電之力注入進他們的體內。刺刺啦啦的聲音響起,七名護衛的護體罡氣變得堅韌起來,並且還多了一層雷電的防禦,如果遇到敵襲的時候還可以反擊。

“兄弟們,我已經將雷電之力分散注入進你們的體內,等會兒我們用雷電的速度飛行九萬裏後降落,商議好戰略再徒步前進。”

“這就是雷電的力量嗎?我的身體麻酥酥的身體突然輕盈了許多,似乎隻要吸一口氣再呼出去我就已經在百裏外了。”三護衛儒稻穹十分驚喜的說道。其他的六名五名護衛也是同樣的驚奇。

鄧五洲有些羨慕,但是他知道自己乃是冥王前期的強者,無需雷電淬體也可以勉強跟上方劍翔的雷電速度,因此他也就沒有厚著臉皮跟方劍翔討要一絲雷電之力。

“行動!”

方劍翔的命令下達聲音響起,頓時八個人化作八道一閃即逝的光芒消失在天空的末端。

“哇嗚!爽啊!”

六名被雷電之力淬體之後的護衛享受著雷電之速的尖叫聲。

“噓!”

鄧五洲臉色難看的訓斥道:“你們瘋了嗎?難道你們真想被那些冥獸發現後將我們撕碎?”頓時,那六名護衛不敢出聲了。

須臾間八人已經行進了九萬裏。方劍翔果然停下了腳步深吸了一口氣用靈識掃察了一下腳下的局勢後微微一笑身體隨即瞬間將下,鄧五洲等七名護衛也跟著急速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