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他在心疼誰

“不怕,等會咱們去買幾頂草帽,曬不壞的,眼下啊,最重要的是做生意,和氣才能生財。”葉小嫻好脾氣地道。

她在飲食界幹了這麽久,深知隻有味道得人心,味道不好,店開得再大,價格再低都沒用,人們還是會想去吃好吃的。

不一會兒,去挑水的簫寶山也回來了,見此情況,簫寶山竟像葉小嫻一樣淡定,還安慰起李紅梅來:“娘,咱們不用跟他理論,隻管好好賣你們的涼粉,該賣多少錢就賣多少錢。”

“這、這行嗎?他們一文錢一碗,我們還是兩文錢一碗啊。”李紅梅仍是不甘心,擔心今天沒生意。

好不容易就要把簫寶風的學費湊夠了,她怎麽能忍受生意被別人搶了去?

此時的她沒有像護崽的母狗一樣發瘋就不錯了。

可簫寶山依然淡定地道:“他們這麽做,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娘,您放心吧,寶風的學費肯定能賺回來的。”

這話安慰到點上了,李紅梅頓時沒那麽暴躁了,隻管聽簫寶山的話,像平常一樣將攤子擺好。

簫寶山離開沒多久就又回來了,這一次竟然拿回來一張黑色的大油布和幾根竹竿。

葉小嫻不由地眼前一亮。

想必簫寶山是想幫她們做一個遮陽篷,現在縣城裏麵好些攤位都用這種遮陽蓬。

想不到簫寶山長得人高馬大,心卻是極細,不忍心她們在這裏曬太陽,所以才去找了這麽一塊油布過來。

不知道他是心疼自己的娘呢,還是心疼她這個小娘子呢?

葉小嫻羞答答地盯著簫寶山看。

簫寶山在搭遮陽蓬的時候,不經意看了葉小嫻一眼,見她盯著自己看,他立刻又將目光移開了。

此時天氣悶熱,簫寶山忙活了一會兒便出了一身汗,李紅梅將一塊帕子遞給葉小嫻,又推了推葉小嫻的肩膀,似有暗示。

可葉小嫻不懂,還以為李紅梅要她擦汗呢。

李紅梅見葉小嫻呆呆傻傻的,便索性指了指簫寶山,再道:“葉子,你瞧自家夫君熱成什麽樣了,趕緊替他擦擦汗去啊。”

葉小嫻懂了,趕緊走到簫寶山麵前,正要給他擦擦臉上的汗,可簫寶山卻突然將帕子拿了過來,接著道:“還是我自己來吧。”

胡亂了擦了幾把汗後,再將帕子還給了葉小嫻。

葉小嫻心裏有幾分失落,而李紅梅則在一旁罵了句:“呆子!”

……

橋頭那老漢仍然在賣力地吆喝:“賣涼粉喲,老字號涼粉,每碗一文錢了喲,快來買啊。”

老漢吆喝一句,李紅梅就更高聲地吆喝一句:“簫家小娘子做的涼粉,又滑又嫩的涼粉,又解渴又好吃,保證你們吃了還想吃!”

李紅梅的樣子像極了窯子外麵攬客的,聲音又尖又浪,那老漢哪裏是她的對手,不一會兒就敗下陣來了。

眼看有個大嬸要來買涼粉,李紅梅更是搶先一步走到人家前麵:“姑娘是想買涼粉嗎?有吃過咱們家的涼粉嗎?又甜又嫩,保證足夠甜。”

那大嬸道:“我都一把年紀了,你還叫我姑娘!”

“你年紀大?有二十了沒?”李紅梅問。

“我都四十了!”

“完全看不出來啊。”李紅梅驚訝地道。

大嬸心裏像是吃了蜜一樣甜,也不看那老漢一眼,便在李紅梅這裏買了一碗,吃完覺得好吃,就接著又買一碗。

把那老漢氣得直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