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窮得叮當響

李婉兒身體其實已經沒有多痛了,就是喉嚨上麵的勒痕還有些痛,她看著秦氏手裏麵的藥,倒是沒有拒絕,脫下了衣服,任由著她上藥。

“娘,咱家手裏麵還有多少的錢。”

家裏頭實在是有些太窮了,李婉兒覺得沒有時間折騰別的事情了,當務之急,就是趕緊賺些錢來貼補家用。

要不然的話她沒有被吊死,也會被餓死,記憶裏麵這家裏頭幾個月才吃一次肉,而且還是從戚氏的碗裏麵撥出來的邊角肉。

日日番薯粗糧的交換著吃,要不是這原身的底子好,說不得現在已經倒在地上起不來了,更不要說這臉還能夠看出好看不好看。

“家裏頭全部都掏出來,也就隻有十文錢了。”

秦氏塗完了藥將藥瓶收了起來,在鎖著的小櫃子裏麵摸索了半天,才拿出來十文錢。

看著摸得發亮的十文錢,李婉兒覺得頭更暈了,咋的可以窮到這個地步呢!

“娘,咱們不能夠再這樣下去了,爹現在是被奶奶握在手裏麵,腦子還沒有辦法轉過彎,但是咱們得自救,往後家裏頭的事情聽我的,要不然的話咱們都得被奶奶弄死。”

雙手握緊了秦氏的粗粗的手,李婉兒覺得有時候太重臉皮不是好事,戚氏不是不願意分家嗎?行,她現在就要逼得她自己開口說要分家。

呆在外屋的李花兒坐在凳子上麵生悶氣,都不願意看李關一眼,看著女兒和妻子都是不理會人的態度,李關都覺得自己沒有臉再呆下去了。

“花兒,你在家裏頭照看著你姐,爹上山去看看能不能打些獵物回來,到時候給你姐姐補補身體。”

李關想著女兒的身體,背起了柴刀,如同被人追似的匆匆出了院子。

秦氏覺得現在家裏頭丈夫也靠不上,估計能頂著家裏的人隻有女兒了,她輕撫著女兒的臉頰。

“娘知道了,娘給你燒水,你好好的洗洗身體。”

李婉兒在熱水裏麵好好的泡了澡後,身體從內而外都輕鬆了,身上的青紫也在慢慢的消退,白皙水潤的皮膚倒是像吸了水似的。

老屋裏頭,李門正扶著戚氏的頭給她喂水,看著她躺在炕上哼哼唧唧的樣子,他都有些莫名其妙了。

“娘,我不過是讓你作作樣子,你咋的就真的吊進去了,嚇死我了,你以後可不能夠再這樣子了。”

戚氏也覺得有些莫名,因為當時的情況也沒有辦法讓人考慮太多,所以她想著,肯定是因為自己腳沒有站穩,所以從凳子上麵滑下來了。

還有就是那個死丫頭,明明看到她吊在上麵了,居然還在下麵抱著她的腿哭,是不是真的想要她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