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章提點

“以後每個月交五兩銀子,其他的就不要告訴他們了,要知道升米恩鬥米仇啊,逢年過節買些個零嘴給孩子也就足夠了。多的錢你自己留著,那是你掙來的誰眼饞也沒用,有本事就自己個掙去。”老太太還是很公平的。

“是,我聽奶奶的。”巧蘭這會子覺得自己特別幸運,能來到這樣一個懂道理又公正的人家過生活,心裏無比感激對李家也多了很多歸屬感。

“奶,咱家啥時候把房子修修唄?我二哥歲數也差不多了。”巧蘭坐在老太太旁邊閑嘮嗑,也歇歇眼睛。

“嗯,蓋是要蓋的,這二年不行,再等等,一口氣幹那麽多事讓人眼饞了,那是禍不是福了。”老太太很懂低調的道理。

“也是,我聽奶奶的。”

“你下一步打算繡什麽?”老太太問道。

“還是繡圖吧,如今不缺錢了,就繡點自己喜歡的,我打算繡個佛像觀音像的,留著到時候能賣個好價錢,或者梅蘭竹菊配上詩詞各繡一副,清雅又好看,賣相也好呢。”

“嗯,人物可不好繡,需要更多的精力,你想繡就慢慢弄吧,弄就弄福精品出來。”老太太也沒阻止就是了。

“回頭我去買點上好的素麵緞子回來。”巧蘭拿著一塊羊油膏子,細細的擦手,每個關節都不放過。

繡娘的手很珍貴,輕易不幹粗活害怕把手弄粗了,會刮壞布料,要知道上等布料刮壞一點絲線就不能用了,是要賠償的,保護手讓其變得柔軟細滑這個習慣巧蘭早就養成了。

李老太太晃悠著躺椅,問道:“回頭去劉家雜貨鋪再買點羊油膏子,你的手不能生凍瘡,那可不容易好。”

“嗯,我曉得呢。”巧蘭認真的搓著手。

“你覺得劉傳虎咋樣?”李老太問道。

“我哪會看,您覺得好就行。”巧蘭靦腆的笑笑,並不是很在意這些。

“也要你喜歡才行,我瞧著劉傳虎是個人物,心裏有哈數有底線,還是不錯的後生,出去打過仗有見識。就是歲數大了點,你說呢?”

“這道不要緊,大點懂事能疼人也是好的,他家沒有女人。”巧蘭之所以不排斥是因為劉家沒有婆婆,古代的婆婆都是很厲害的。

看她家就知道了,李老太說話那是一錘子定音,李母說完的話嫂子絕不敢回嘴,有多少私房錢李母心裏門清,一點也瞞不過去。

他們村的小媳婦都不敢存太多私房錢,無非就是賣繡品的錢能存兩個,再多也不能了。若是多了就得交給婆婆,沒分家都這樣,讓知道了媳婦私下裏給娘家東西和銀錢是要挨罵的。

這沒婆婆讓巧蘭心裏就鬆動了,將來省了很多事,不用受氣啊。

“嗯,你倒是精怪,看中這一點了。”李老太到沒有過分關注這個,沒想到孫女會先考慮這個,一想也笑了,小姑娘心裏害怕惡婆婆也是情有可原的。

“你們說了算,我沒覺得不好也沒有啥特殊的,您眼力比我好,您看著好就行。”巧蘭還是信任李老太的眼光的,她是個很睿智的老太太。

李老太點點頭沒說什麽,閉著眼打起盹來。

巧蘭給李老太蓋了個薄被,悄悄的出了屋,在院子裏看到清遠坐在小飯桌上用沙盤練字,看了看露出一絲笑容來。

進了廚房看見李母和嫂子在忙乎,自己也撈了菜框子摘菜,這是秋季晾曬的菜幹,拿水泡發後,就是一道不錯的菜,還有一點子鹹菜雪裏蕻,都是自家菜地裏種的。

“你忙完了?”李母問道。

“嗯,眼睛累了,我歇一會。晚上吃啥呀?”巧蘭一邊摘菜一邊問道。

“吃菜粥,還剩了一點鹵湯我尋思著弄點豆腐卷子鹵著吃好不好,在下點菜吃個熱乎的雜燴?”李母征詢閨女的意思。

“行啊。”巧蘭笑著點頭。

“李嬸子,村頭張家的牛不行了,說是要殺呢,你要不要啊,去看看熱鬧去?”隔壁嬸子出來再門口吆喝了一聲。

“哦,怎麽要殺了?”李母在圍裙上擦擦手出了門和她說話。巧蘭也跟在後麵。

“嬸子好。”

“巧蘭啊,這回臉色好多了,可是養回來了。”李嬸子瞧著巧蘭又粉嫩的樣,;露出和氣的笑容。

“張家坐夜裏送人去縣上,白日回來的時候牛摔了,報了縣衙答應了讓殺掉的,我看著挺不錯的問你要不要買點,你家人也多。”

“哦,你說咱要不要?”李母有點猶豫,又覺得這樣的機會很難得能碰上,轉而去看閨女的臉色。

“要啊,連肉帶骨頭多買點,幾年也吃不到一回牛肉,多買點咱家年尾多做點醃肉,下地幹活不吃好咋行呢。”巧蘭一聽這機會可難得了。

來到這才知道,牛肉不是隨便就能吃到的,牛屬於主要農田裏的勞力,是受到律法保護的,輕易不能殺牛。

但若是摔了殘了沒有病報了衙門後,經衙門同意後過個手續才能宰殺,一般都是村民就自己買了消耗了,所以這樣的機會不常遇到,一般農家也舍不得殺牛,除非實在是沒辦法了。

“那多買點?問你奶一聲吧。”李母不敢獨自做決定。

“那我去問。”巧蘭高興的跑進屋問奶奶去。

“我奶說了多買點,機會難得,讓快點去,後半年不用再買肉了。”巧蘭出來拿著錢袋子,一臉的高興,笑靨如花像個孩子似得活潑。

“成,那就多買點,骨頭也買點?”

“買點燉湯喝,一家人能喝好久呢。”

“成。”李母出門打算叫上當家的一起拎肉去。

沒多一會李母和李青山拎了不少肉回來,外帶一副牛下水,真是不老少了。

“這麽多啊?”巧蘭也沒想到李母舍得買這麽多肉。

“啥呀,看熱鬧的人多,出錢買的人少,這牛還是壯年呢,不老也不柴又沒病,價格也高些,張家不願意賤賣,你爹說幹脆多買點,天冷了給你們熬骨頭湯喝,也能補補身子,就把這副下水也買回來了,你可得一塊洗。”李母笑嗬嗬的說道。

“我洗就我洗。”巧蘭一昂下巴,這算啥事呢。(未完待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