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林德家莊園,後花園一個漂亮的花房內,之前那個坎斯特星人使團的首領坐在一隻白色雕花椅上,看起來似乎正在休息,麵前卻懸著一麵其他人看不到的通訊屏。

通訊屏對麵正是聯邦少將托馬斯·林德,他對這個坎斯特星人點了點頭,道:“盧斯米將軍,沃森殿下那邊傳來了新消息,您看一下。”

原來這次帶領使團來聯邦的人,竟然是坎斯特的三星大將盧斯米!

之前那場大戰之中,因為沃森·哈德林的命令下的及時,盧斯米成功帶著手底下的人撤回了坎斯特星係,將沃森·哈德林的話以及戰況稟報給坎斯特的皇帝之後,他便被安排了特使的身份,帶領著坎斯特使團出使聯邦。

盧斯米點開托馬斯·林德傳過來的那份視頻,視頻內,一個聯邦上尉正推著餐車進入關著沃森·哈德林的那間監獄,盧斯米仔細觀察了一下沃森的身體情況,發現他除了臉色有點不太好之外,應該並沒有遭受額外的身體傷害,這才微微放下了心。

視頻進度慢慢拉到最後,聽著沃森·哈德林敲擊餐叉發出的聲音,盧斯米眉頭頓時一皺,繼而又放鬆下來。

提前開始計劃嗎……

手指點了點椅子的扶手,盧斯米思索了一會兒,對托馬斯·林德道:“林德先生,您費心了。”

托馬斯·林德微微一笑:“舉手之勞而已,盧斯米將軍不用放在心上。”

兩人又寒暄了幾句,盧斯米才關閉通訊,隨後開始聯係他們的皇帝陛下。

坎斯特帝國的皇帝是一個身材非常高大的中年男人,額頭上的兩根尖角竟然不是無色透明如水晶一樣的質地,而是微微泛著金黃色,襯著他那一身的威嚴,別有一種尊貴的氣韻。

“陛下。”盧斯米把沃森·哈德林提供的消息和他說了一遍,道:“如殿下所說,蒂娜的潛意識對她的影響實在太過深刻,指望她按照我們的命令重創顧懷安幾乎不可能,與其如此,我們還不如全力催動她精神海之中的蟲靈,讓蟲靈的意識取代她本身的意識,不然,要是讓蒂娜再這樣下去,咱們這些年培育的這顆棋子,也就算是廢了!”

凱斯特皇帝思考了一會兒,道:“沃森說的也有道理,但蟲靈培育艱難,科學院那邊的進度還沒有達到最佳,這種時候貿然使用蟲靈,一旦失敗,最少一百年之內,我們無法再次使用蟲靈。”

盧斯米道:“但聯邦之前的那次大清掃,我們在聯邦政治院的合作者幾乎無一幸免,聯邦本來就是軍部影響力大於政治院,這次和談,有凱恩斯那幫老家夥和顧懷安幾個人插手,帝國想要全身而退,恐怕需要付出極大的代價。”

這次帝國敗的猝不及防,不僅是二皇子以及一大幫高級將領被俘虜,數千萬士兵被俘虜,還有帝國境內一大片地方被聯邦人占據,有顧懷安那一票聯邦上將親自派兵坐鎮,帝國到現在也沒能拿回半寸領土!

如果不動用蟲靈殺聯邦人一個措手不及,以聯邦軍部那些家夥的性格,不獅子大開口撕下帝國一大塊血肉來,是絕對不可能善罷甘休的!

坎斯特皇帝沉吟了一會兒,連通了帝國科學院的通訊,和幾個主持蟲靈研究的科學家談論了一會兒之後,對盧斯米道:“盧斯米聽令!”

盧斯米垂頭,行了一個坎斯特帝*禮:“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