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沉默了一會兒之後,盧斯米開口勸道:“殿下,我們的戰鬥力加起來或許可以力敵他們三人,但那三個老家夥現在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他們知道自己的時間不多,所以動起手來格外的狠,完全沒有顧忌,您身份尊貴,不好留在首都星涉險。”

沃森·哈德林到底不是聽不進勸的人,雖然心情依舊不好,但他發了一會兒脾氣之後,也冷靜了下來,下令道:“讓林德家的人留下來主持大局,我們即刻前往第一空港。”

靜靜的站在他身後的事務官聞言立馬退下,準備下去做一些準備,但腳步剛剛離開這間房間的門,就被走廊裏鋪上的那層冰花給嚇了一跳。

整個走廊都冒著白乎乎的寒氣,地板上牆壁上天花板上,漂亮晶瑩的冰花結了一層,在朦朦的燈光下顯得格外的漂亮。

但也格外的殺機畢露。

事務官麵色驚懼的看著那些仍舊在不斷的向著這間房間蔓延的冰花,張嘴就想要示警。

走廊裏本來隔著三米就站著一個守衛,現在那些守衛身上也結了一層白白的冰霜,守衛的身姿在冰霜的覆蓋下紋絲不動,雙眼直直的目視前方,看起來就像還活著一樣,但事務官敏銳的感覺到,他們已經全都死了。

死的無聲無息毫無所覺。

他的聲音還沒有出喉嚨,就被掐斷了,已經蔓延到他腳底的冰花像是活物一樣,先是爬上了他的鞋子,隨後順著他的腳麵向上爬,他想要動彈一下,想要跑,整個人卻已經僵硬的連動都動不了。也冷的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之前光是看著那些守衛的屍體還感受不到,現在清楚的感受著籠罩在自己周身這股恐怖的寒氣,事務官總算是知道了那些守衛是怎麽死的了。

他們完全是被這股刺骨無比的寒氣活生生凍死的!

當冰霜蔓延到事務官胸口的時候,他的眼睛還能夠轉動,但他覺得自己的整顆心髒都變成了一個冰坨坨,心髒開始緩緩的停止跳動,體內的血液變得僵硬,失去活力。

一門之隔的房間內,正小聲討論著接下來的行動事宜的沃森·哈德林和盧斯米突然停了下來,心裏陡然生出的危險的預感讓他們感覺不妙。

默契的對視了一眼,沃森·哈德林眼中升起濃濃的警惕:“難道那三個老家夥找過來了?”

盧斯米忍不住動了動身體,隻覺得一股森冷的寒氣在四周彌漫開來,空氣中無處不在的殺氣讓他的雞皮疙瘩都一層層立了起來。

“絕對是他們!”盧斯米起身攔在沃森·哈德林麵前,警惕的看向房間門的方向,沃森·哈德林控製著房間總控器打開房間門,就見之前離開的事務官正背對著他們,身上結了一層白霜,身體僵硬無比。

而事務官身前的走廊上,一層漂亮的冰花反射著燈光,一股幽冷的氣息猛的撲進房間內,房間裏的氣溫開始急劇的下降。

盧斯米瞳孔一縮,撲進房間內的寒氣像是細細密密的冰針一樣不斷的鑽進他們的身體,盧斯米瞬間就覺得自己的身體僵硬了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