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

雅各布說是訂了包間,實際上卻是訂了食味軒整個三樓來作為生日宴會的場地。

能讓食味軒這麽給麵子,雅各布的背景可見一斑。

景明到的時候,雅各布已經來了有一會兒,站在宴會中間被一群衣香鬢影的男男女女包圍著,看起來相當受歡迎。

他今天晚上穿了一身軍裝式的黑色禮服,英俊的麵孔上掛著溫和俊朗的笑,身材挺拔風度翩翩,說實話,的確有當花心大蘿卜的本錢。

雅各布的心情卻沒有看起來那麽美好,宴會廳的背景音選的太軟,燈光打的太亮,四周圍著的這些男男女女身上各種各樣的香水味太刺鼻,各不相同卻同樣精致的妝容太虛假,看起來矜持實際上卻恨不得立馬就把他拿下的眼神太赤果果。

他突然就有點厭煩,恨不得親手撕下自己的麵具轉身就走。

他其實並沒有辦生日宴會的習慣,以前生日的時候大都和自己的家人在一起,生日前一天則和自己走得近的戰友們慶祝。今晚之所以辦這場宴會,其實和謊稱自己買了十四人風語之穀的團體票一樣,隻是為了名正言順的接近景明而已。

但他高估了自己的忍耐力,習慣了軍校裏一言不合直來直往的風格,宴會廳裏旖-旎做作的味道讓他極為不適。

目光習慣性的越過身邊這群人看向門口的方向,在那個幾乎讓他望眼欲穿的修長瘦削的人影終於出現的時候,雅各布的心情簡直是激動的。

雖然他接近景明的目的不單純,但不得不說,和宴會廳裏這些男男女女相比,景明出色了不知道多少。

不僅是那張好看精致到找不到絲毫瑕疵的臉,還在於他周身那種清冷淡漠自信又強大的氣質。即使他隻是穿了一身非常簡單的白襯衫和牛仔褲,也顯得清爽而自然,輕易的就把滿室精心打扮過的俊男美女都給比了下去。

其實景明之所以比其他人更有辨識度,臉雖然是一個因素,更重要的是他和那些打扮隆重的俊男美女壓根是兩個畫風,如果把他塞在幾百個全穿了白襯衫牛仔褲的人中間,他再帥也不可能達到鶴立雞群的效果不是?

雅各布飛快的甩開圍在自己身邊的那些人走向景明,絲毫沒理會剛才那幾位和他相談甚歡的美女的表情。

目標人物已經出現,你們這些背景NPC可以退散了好嗎!

“景明,你終於到了,我還以為你今晚不來了呢!”那老子這場宴會不是白辦了?

他早已經計劃好了,顧晏是個冷麵高傲不解風情的家夥,景明又是個剛剛遭逢大變的孤兒,雖然披著一層高冷的麵具,內心卻肯定是孤獨而敏感的。再加上他年紀小,正是容易對身邊人產生依賴感的時候,隻要他堅持不懈的用自己的溫柔體貼去打動他,不愁他不動心。

再輔以一些小手段,比如萬花叢中隻看到你一人,開場舞隻和你跳,不在意其他人隻關注著你……沒有人沒有虛榮心,習慣了享受其他人羨慕又嫉妒的目光和他的溫柔體貼,他難得還會喜歡顧晏那張冷臉?

之後再找一個適當的時機,把顧晏和他在一起隻是因為和人打賭這件事情告訴他,不愁這塊牆角他挖不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