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

隨著房門關上的聲音響起,顧晏的房間再次回歸一片黑暗。

適應了一會兒光線,景明的目光從顧晏臉上移開,掃視了一圈他房內的裝修之後,眼裏飛快的閃過一片驚訝,隨後就是一片怒火。

作為地球末世時代最強悍的精神係異能者之一,景明對精神暗示當然是精通的。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這個隻需要付出極少的精神力卻能夠達到意想不到的強大效果的能力幾乎是他賴以生存的保命符。

而除了運用精神力使用精神暗示之外,他對借助諸如語言、聲音、環境、光線、圖案等媒介來進行的精神暗示也相當精通,如何能看不出,顧晏這個房間,到處都是精神暗示的影子?

雖然並不是什麽高深的暗示手法,細看甚至有些拙劣,但長年累月之下,住在這個房間內的人至少也會精神衰弱,再嚴重一點,還會伴隨著狂躁、精神自虐、抑鬱等症狀。

未來聯邦每個人都有異能,自然每個人也都有精神力,這種層次的精神暗示對體能異能和精神力基本高於聯邦平均水平的人是沒多大效果的,但從顧晏有些暴躁的性格、醉酒後對自己是母親死亡的原因深信不疑的情況來看,他多少還是受了些影響。

再加上他的精神力本來就很有問題,對普通人無關緊要的東西,對他或許就有致命危險。即使那種致命性平時並不太顯露。

無聲無息的踩著吸音的柔軟地毯,景明走到顧晏的床前,居高臨下的觀察著他的眉眼。

雖然是一副蒼白脆弱的模樣,他那雙濃密的劍眉卻依舊淩厲,緊閉的鳳眼弧度有些上揚,大概是有些病弱的關係,他的氣場被大大削弱,再加上他那兩扇纖長濃密的睫毛,眼部線條細看之下竟然有了幾分旖旎的味道。

他的鼻梁高高的,平時抬著下巴睨著人的時候,總有一種討厭的傲氣淩人之感,但配上那雙鳳眼,卻不會給人故作姿態的感覺,反而讓人覺得這人貴氣天成,天生就應該是那副驕傲的樣子。

形狀完美的蒼白雙唇被主人緊抿著,嘴唇皮膚幹的有點起皮,稍嫌冷硬的下頷線條即使是昏迷中也依舊繃的緊緊的,讓人不禁想知道他到底被什麽東西困擾。

這張臉,這個人,這個人的氣質,無論怎麽看,都和二十年後的顧晏有著天壤之別。

景明的雙眼慢慢的眯起,眸底閃過一抹銳利的光。

沒有顧夫人在側,剛剛見到卓越文之後,心裏那個一閃而過的念頭,頓時清晰了起來。

其實辨別這個人是不是二十年後那個的顧晏,有一個非常簡單的辦法。

原主和顧晏交往之後,發生過許多次關係,圓球給的資料裏,用像是描寫生理教育課一樣的遣詞造句描寫過很多篇幅,雖然那些課程的花樣有點多,景明依舊能從中提取出一個重點關鍵詞。

胎記。

玫紅色,愛心形,小指甲蓋大小,位置長得有點私-密和曖-昧——在尾椎骨下方的臀-縫裏,正常視線下發現不了,正常情況下,胎記的主人也不可能注意到那個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