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3章

在很久以後,顧晏經常會想到今天這個時刻。

如果當時沒有景明在自己身邊,他或許當時就失去了理智,直接殺到艾麗莎麵前了吧?

但能從一個沒什麽身份背景的女人走到今天這個地位,把他和父親,把當初的所有人都耍的團團轉,她又怎麽可能是個好對付的?

他最後的結局,大概不會比媽媽好上多少。

不對,如果不是遇到景明,不是有他的幫助,或許他不久之後就會死了,而直到死,他大概都稀裏糊塗的,對真相一無所知。

景明環抱著顧晏,像安慰小顧晏那樣輕輕的拍著他的背,聲音輕緩柔和:“我陪你弄死艾麗莎怎麽樣?她從你身上,從顧家身上得到的一切,都讓她吐出來,然後讓她身敗名裂,人人唾罵,受盡折磨而死,好不好?”

話音落,景明敏銳的覺察到腕上已經好長時間沒有動靜的終端手鏈微微發熱,眼裏頓時閃過一片詭譎的神色。

顧晏輕輕的點了點埋在景明肩窩裏的腦袋,從鼻腔裏發出一聲鼻音濃重的“嗯”聲,被仇恨和痛苦咬噬的心髒裏頓時湧出一股暖流,讓他整個人都舒緩了不少。

一會兒後,他抱著景明的胳膊突然一緊,眼神裏帶著些後悔的神色:“不,不用了。艾麗莎的事情,我可以自己解決。”

景明已經幫了他那麽多,艾麗莎那種人哪裏是好對付的?如果他因此受了傷或者出了任何意外……顧晏光是想到那種場麵,就覺得呼吸一窒,有些難以忍受。

景明聞言眼裏頓時一冷,嘴角扯出一抹冷笑,沒有說什麽,拍了拍顧晏的背,指了指家裏一樓被打通改造成訓練室的房間,衝他抬了抬下巴:“我現在有點火大,先打一場?”

事實證明,景明果然很火大,他見顧晏不願意出全力,狠狠的一拳砸在他肚子上,又踹出一記窩心腳,把一米八幾的男人重重的踹飛出幾米遠,又重重的砸在訓練室的牆上。

“砰。”

從牆上滑下來,在地上砸出一聲悶響,顧晏捂著胸口,難忍疼痛的咳嗽了幾聲。

景明這次下手毫不留情,即使他的體能比他足足高了兩級,也依舊覺得很疼,太疼了。

“噠,噠。”

一雙黑色軍靴式的鞋子慢慢的在他眼前停住,景明冷哼道:“這就委屈了?別告訴我你以前在軍校裏的教官出手比我留情。”

教官們的確出手不留情,比景明下手重多了,但一想到景明揍自己也毫不留情,顧晏就感覺心裏一陣憋悶,又有種難言的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