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離開冷宮!不要!

玄無離聽罷,不動聲色的從案幾旁邊走開道:“為什麽,當初,她可是撞得你孩了小產,你現在求朕放她離開冷宮,這是為何?”

“其實皇上和臣妾都明白,花才人不過是一個替罪而已,她一個新進宮的,怎麽有膽子撞得臣妾的孩子小產的,當時臣妾剛剛痛失孩子,這才沒有理清楚頭緒,可是臣妾看得出來,皇上對花才人,是有幾分喜愛的,再加上臣妾如今也想明白了所有的事情,就想替花才人求了這個人情。”

玄無離聽罷,挑了挑眉頭,他可不相信,這柔妃是有如此的善解人意。

不過,他眼眸一轉,而後聲音之中透露著絲絲的冰冷的道:“愛妃去了冷宮,就沒有見到其它人嗎?隻看到了花才人嗎?”

柔妃知道他說的是誰,她聰明的道:“臣妾知道皇上說的是誰,但是臣妾確實是隻看到了花才人及她的婢女,沒有發現其它人。”

“愛妃知道朕說的是什麽人,這麽說,愛妃還沒有忘記他?”說罷,他上前了一步,將柔妃狠狠的用力的往懷裏一滯,那力氣之大,仿佛是要捏碎了人的骨頭一樣,迫視著柔妃直視著他的眼眸。

柔妃忍著痛意,眼眸止不住的淚水溢了出來,仿佛是蒙上了一層的薄霧,她道:“三年了,臣妾進宮三年了,也跟在皇上的身邊三年的時間了,皇上還不相信臣妾嗎?”

玄無離聽罷,笑了起來,把柔妃往懷裏一拉,道:“信,朕怎麽會不信?”說此時的時候,他眼眸之中閃過一絲絲的狠戾。

女人,他是搶玄夜的,皇位,他也是搶玄夜的,他就注定所有的東西,都是要用搶得得來的嗎?

既然是如此,那但凡他的任何東西,他都要搶。

不過,回想到他所查到的那個女人打入了冷宮和玄夜之間的事情,他眼眸微眯了起來,看樣子,那個女人,仿佛也是對玄夜上了心了。

玄夜?

他有那一點好的,值得她們去喜歡的?

到頭來,所有的一切,所有的東西,不還都會是他的嗎?

就算是曾經是他的,那又如何?

入夜的時候,繁星有些稀蔬,月色朦朧,一陣陣清風吹過,有一絲絲的涼意,玄無離再一次的來到了冷宮,花咪咪嚇得要死,玄夜剛剛從這裏離開,這個男人就跑過來了,他過來幹嘛?

回想到玄夜臨行前所說的話,“不管遇到什麽事情,都要冷靜,相信我們,一定會有好的結果的。”

於是,花咪咪深吸了一口氣,有些警惕的看著眼前這個男人,她道:“臣妾參見皇上。”其實她想說的是,你這個該死的男人,又怎麽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