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我是無辜的!

那叫澈的男人聽罷,這才是勾起了一抹壞壞的笑容,道:“好吧,你噴上這個,如果是皇上,呆會也免得讓皇上發現你剛剛出來**了,要知道,男人的嗅覺可是最敏感了。”

女人聽罷,在男人的臉上親了一口,笑道:“還是澈對我最好。”

“知道就好,快穿衣服吧!”

女人聽罷,立馬穿起來了衣服,花咪咪實在是忍不住有些好奇的伸頭瞄了一眼,她想要看看,這個皇上的女人,到底是誰?

她有沒有見過?

此時,男人也正在開始穿起自己的衣服,透過月光,可以看得出來那女人嬌好的麵容,長得十分的標誌美麗,有著花容月貌,高聳的MM,纖細的腰身,倒是一個傾城傾國的美人。

隻是,這個女人,是誰呢?

花咪咪也不曉得是誰,遠遠的,聽到一陣陣細碎的腳步聲,花咪咪立馬把自己隱藏好起來,一不小心,花咪咪撞到了假山的一角,疼痛立馬傳上來,她捂著嘴巴皺起了眉頭,靠她大娘的,疼死她了。

花咪咪碰撞之時撞出了一絲絲細小的聲音,裏麵的女人聽到這聲音,立馬警惕了起來,怒聲道:“什麽人在這這裏?”

花咪咪一聽,立馬捂住了嘴巴,大氣不敢出一聲,娘的,她不會是要被發現了吧!

正當她以為自己就要被發現的時候,外麵那細碎的腳步聲也越加的靠近,聽罷那女人的話,立馬答道:“娘娘,是奴婢。”

那女人一聽,微微一怔,沒有多想,還以為是這個婢女發出來的聲音,她這才放下了心來,此時,衣服已經是穿好了,儀容也整理好了,壓根是看不出來,是剛剛那一個**不堪的女人。

見到來人之後,她皺起了眉頭,清冷的道:“安春,什麽事情這麽急?”

那名喚安春的女子聽罷急急的道:“娘娘,奴婢得到消息,皇上呆會要過來了,奴婢已經叫人準備好淋浴,娘娘立馬回去就可以準備了。”

那女人聽罷,微微一怔,明顯的聲音之中透露著一絲絲的欣喜,道:“皇上今天不是說去華羽殿柔妃那個賤人那裏去了嗎?”

安春立馬解釋說道:“聽說柔妃一直糾纏著問皇上要不小產的孩子的主謀,皇上有些不耐煩,就要來昭陽殿了。”

那女人聽罷,不耐煩的道:“讓她孩子小產的不是新進宮的一個什麽才人嗎?不是都打入冷宮了嗎,怎麽還糾纏個沒完沒了的?”

“柔妃好像並不相信一個新進宮的才人敢讓她的孩子小產,所以要皇上徹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