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燴麵是鄭州的特色美食,不過近些年,越來越多的新式燴麵出現,一個個打出三鮮或者滋補的牌子,表麵看來鄭州燴麵的名氣是越來越大了,可是做為老鄭州人,還是忘不了當年的老式燴麵,可惜做這種老式燴麵的飯店卻一天比一天少了。在鄭州市的西郊,有一家很出名的燴麵館,名叫“四廠燴麵”,他們所做的,正是比較正宗的老式燴麵,經營了二三十年,雖然地址幾經變遷,但生意卻一直很紅火,每天上午十一點左右開始,店內的人就往來不斷,有時,直到深夜,這裏依然是燈火通明。

已經快一點鍾了,這會兒正是飯店裏人最多的時候,飯店門口雖然掛著厚厚的棉布門簾,可是這人流不斷的進進出出,這門簾就好像隻是個擺設罷了,寒風還是一個勁的往裏灌,可飯店裏的食客,卻一個個都吃的滿麵通紅的。

從飯店裏走出一個學者打扮的男人,花白的頭發,梳的油光,身穿一件深藍色的風衣,左手裏拿著一本厚厚的書,右手夾著一支煙,一陣寒風吹來,吹落了煙頭的煙灰,這支煙馬上就要吸完了,他遞到嘴邊兒,又深深的吸了一口,這才把煙頭扔掉,然後從口袋裏拿出一張紙巾,撕了一半,擦了擦嘴,然後把剩下的半張紙巾疊好了,裝回口袋。他看了看手表,又往路兩邊左右看了看,歎了口氣,把領口的拉鎖又拉緊了些。按往年的天氣,這會兒還不會這麽冷呢,可是今年卻怪了,早早的就冷了起來,這會兒的風,真讓人有點兒三九天的感覺了。他又拿出一支煙,點燃,用力地吸了幾口。

一輛出租車停靠在四廠燴麵館的斜對麵,車裏的司機低著頭,透過車窗往外看了看,然後輕輕的按了兩下喇叭。店門口穿風衣的那個人聽到聲響,低頭往車裏看了看,看了半天,衝車裏點了點頭,擺了擺手。出租車馬上調過車頭來,停在了飯店門口。

車停穩之後,司機伸手把右邊車窗打開:“上車!”

穿風衣的人趕忙把手中沒吸完的煙頭扔掉,彎腰上了車,關上門之後,衝司機點了點頭,笑著說道:“林哥,好多年不見了,沒想到您這麽早就來了。”

上車的人正是高天寶,而開車的自然就是當年他們的老大哥,唐玉林。

自從唐玉林一夥人收手到現在,轉眼已經過去了整整二十年,在這二十年裏,四人各自開始了新的生活,之間再沒有任何往來。唐玉林在收手之後,一直感覺有種莫名的壓力,常常後悔自己做過的錯事,於是,他多次向希望工程和災區捐款,把盜墓幾年所得的錢,都捐的差不多了。市裏幾家媒體還曾多次報道過唐玉林熱心捐助的事跡。

後來唐玉林工作的電纜廠效益不好,他便主動提出了下崗,和朋友合夥,開起了出租車。幾年後又買了自己的出租車,街裏街坊的有個什麽大事小情,他總是熱心幫忙,出錢出力,用車,更是不在話下,是附近出了名的好好先生。到了四十多歲,他還是一個人生活,鄰居們很多人都熱心地幫他介紹對象,可是人家不是嫌他沒錢,就是嫌長的一般,年齡又大,又不會說話。每次相親的結果都是不了了之。

一直到了98年,四十三歲的唐玉林和一個叫做林慧的女教師結了婚,那年林慧三十歲。因為一次偶然的機會,她坐出租車時認識了唐玉林,兩個人當時挺聊的來,之後林慧便常常打電話叫唐玉林的車,久而久之,兩個人便開始單獨約會了。林慧長的很漂亮,個子也挺高,大眼睛,長頭發。和她站在一起,唐玉林就更顯得又矮,又胖,又老了。唐玉林也曾問過林慧為什麽會選擇和他在一起,她總是羞紅了臉說是因為看中了他的人品。

結婚八年來,兩口子一直沒有要孩子,唐玉林雖然一直想要個自己的孩子,可是林慧卻說她挺喜歡兩個人的生活,而且林慧的工作一直都很忙,也沒有時間讓兩個人考慮這件事情。兩個人結婚這麽多年,他一直沒有告訴過林慧,以前自己曾經幹過盜墓的勾當,自然也沒有提起過金麒麟的事情。他們的生活雖然不算富裕,但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也還算過的不錯。

高天寶和唐玉林是高中同學,也是他們四個人當中最有學問的一個,平時課餘,他就喜歡研究些考古和曆史方麵的東西,也就是因為這一點,當年唐玉林才拉著他入了夥。

收手之後,高天寶回到了工作的大學,上下打點,買通了好多的關係,幾乎花盡了幾年盜墓所分得的錢,終於坐到了曆史係教授的位置。當然,包括他的妻兒也都不知道他曾經做過盜墓的事情。

其實後來,高天寶也很後悔當年盜墓的事情,他一直不向別人提起,一方麵是想隱瞞自己犯下的過失,另一方麵,也是希望自己能早日忘記這段過去,希望餘下的時間,能過一些平淡的生活。

今天是兩個人二十年後的重聚,大家的頭上都增添了不少白發,高天寶一上車,就緊緊的拉住唐玉林的手,打了個招呼便激動的半天說不出話來。

兩個人對視了很久,都隻是傻笑著不說話,最後還是高天寶先開了口:“林哥,這麽多年不見,您身體還好嗎?”

“唉,我這身體啊,已經算是不錯了,這不是去年上半年出了個車禍,做了個大手術,不過現在啊,總算還能跑能動的,就是每到陰天下雨,我這腿啊,就疼的厲害。可是這話說回來,咱們以前做過什麽,咱自己心裏最清楚,我想,這也算是報應吧,說實話,現在能留著這條命啊,我就已經知足了。天寶,這兒不是說話的地方,咱兄弟倆單獨找個地方坐坐吧!”

高天寶點了點頭,唐玉林就開著車來到伏牛路口的一家捷濃咖啡館,要了個包間,點了壺花茶,要了盤花生。一坐下,高天寶先遞給唐玉林一支煙,又打著火機幫他點燃,唐玉林笑著吸了一口,把煙拿在手裏看了看:“天寶,你這幾年過的不錯吧,瞧瞧,這都吸上軟中華了?”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qilin/2.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