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大學路今天一如既往的堵,從河醫立交橋一下橋就一直堵著,原本下了橋兩三分鍾就可以到達鄭大東門,可是現在半個多小時了,車還是沒有駛過中原路。

一輛綠色的普桑出租車此時正堵在中原路大學路口的路北邊停車線後的第一個車位,車上掛著休息的牌子,前麵的車窗大開,坐在前排的兩個人都吸著煙,緊鎖眉頭,沒有任何交流。

開車的,正是唐玉林,在邊上坐著的,自然是高天寶。唐玉林把高天寶送到了鄭大東門,高天寶下車後,唐玉林依然掛著休息的牌子,不再拉人,徑直開往回家的方向。

到了門口,他呆呆站著,手裏拿著鑰匙,卻遲遲沒有開門,猶豫了半天,他終於打開了大門,林慧趕忙過來幫他把外衣脫掉收了起來,然後給他拿來了托鞋,又端過來了一杯熱茶,這是他每次回家,林慧都會為他準備好的。

“玉林,今天怎麽回來這麽早啊?你看起來怎麽這麽沒精神,是哪裏不舒服了嗎?”

“嗯,好像,好像有點兒,我的頭有點兒疼,所以才早早收車回來了,不過這會兒好多了,你不用操心。”

林慧走到他身後,幫他按摩肩膀,笑著問他:“嗯,要我說啊,嗬嗬,你一定是因為記得今天是咱們結婚八周年的紀念日,所以才特意的早回來的。”說著,抬頭看了看牆上的掛鍾:“這不,這才剛五點多,嗬嗬,你好像已經很長時間沒有這麽早回來過了。”

唐玉林趕忙回過神來,勉強的擠出了些笑容:“紀念日嘛,當然要早點兒回來陪你過了。剛好剛才頭又疼了一陣兒,所以就早點兒回來陪陪你,也可以好好慶祝慶祝。”

林慧也沒再多問,獨自走進房間把唐玉林送給自己的蝴蝶胸針取出來戴在胸前,追問唐玉林好不好看。

唐玉林從身上掏出煙盒,發現沒煙了,又從桌上拿起另外一盒,打開一看,裏麵也沒有了,他又打開桌上的抽屜,翻了半天,也沒找著煙,他回過頭來問林慧:“你把我的煙放哪兒了?怎麽沒煙了!”

“沒事兒你就少吸點兒吧,瞧你天天煙不離手的,看你的手指頭讓煙熏的,黃的都快成黑的了。別找了,你先看看我著你送我的禮物配我這件衣服好不好看。”

唐玉林抬頭,掃了一眼,不經心的說:“好看,當然好看了,我老婆帶什麽都好看,再說了,不管這東西好不好看,隻要你喜歡就好!”

“我就知道我老公最好了,今天星期天,又是我們的結婚紀念日,平時我工作太忙,難得下廚,今天我要好好給你做幾個好菜,一會兒我陪你喝幾杯,好吧?”

唐玉林又在屋裏找了半天,還是沒找著煙,他越找越急,越急就越是坐不住:“小慧,今天晚上我們不在家吃,我一會兒帶你去吃西餐,今天我們也學學那些年輕人,去浪漫一下。我先去門口買盒煙,然後在車上等你。你趕快換換衣服下去。”說著就抓起了桌上的車鑰匙:“對了,千萬記著,出門前把缸裏的魚喂一下。”

林慧呶了呶嘴,嬌笑了一聲說:“好好好,你就記得你的魚,要我說啊,咱家的魚比我的地位都高,你還說什麽這魚在玻璃缸裏養不好,又專門給它們壘個水泥缸,唉,我今天過紀念日,還要先伺候伺候這幾條小祖宗。”

唐玉林好像並沒有聽到林慧的話,披上外套回頭對她說:“你喂了魚就趕快下樓,我在樓下等你。”說完話,沒等林慧回答,他就打開大門下樓去了。

其實他的心裏一直在不斷的反複想著,到底應該如何處理手裏的那隻麒麟,另外,有一件事更讓他矛盾,就是到底應不應該把這件事告訴林慧呢?

林慧收拾好一切,正要出門,突然有人按門鈴,打開大門一看,外麵站著一個十六七歲的小夥子,說是有人托他把一封信送到這兒,給一位唐先生。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qilin/3.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