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趙姐,你聽說了嗎?今天的報紙上又說那個什麽金麒麟的事兒了。”

“是嗎?我這堆報紙還沒分完呢,我也沒顧得上看,一會兒,送完這些報紙,我也好好看看這件事兒,我一直都想知道那個金麒麟到底什麽樣兒,到底能值多少錢!”

“那成,你在這兒慢慢分著,我先去送報紙了!”說完,她騎上送報的電動車,開始了一天的工作。

“唉,走吧,走吧,一會兒把這報紙一送出去呀,這麒麟啊,又要成為一天最重要的話題了,嗬嗬。”

今天大河報上對金麒麟案做了最新的報道,杜國安在獄中,請他的代理律師發他布了一個新的消息:當年他們盜墓得到的那隻金麒麟正是漢代文物“踏火翔雲獸”。而且現在這隻金麒麟現在就在他當年盜墓時的另外兩個同夥手中,這兩個同夥其中一人,現在還是鄭州大學某學院的教授。

這個消息發布之後的當天中午,鄭州的大街小巷真的到處都散播著有關金麒麟的的各種傳聞,有人說那是隻祥獸,要能擁有它,就可以升官發財。也有人說,那是隻災獸,擁有它,就會家無寧日,甚至家破人亡。總之一時之間,“金麒麟”已經成了這個城市裏最熱門的話題了。

大河報上發布的消息,很快就傳到了高天寶的耳中,得知自己的身份已經快要暴露,他更是坐立不安,他馬上打電話給唐玉林,約他見麵,希望唐玉林能幫他想到一個解決問題的辦法。

唐玉林一開大門,看到高天寶頭發蓬亂,還穿著睡衣,眼圈黑黑的,神色很不自然,連忙把他讓進屋來讓他坐下。

“天寶,你這是怎麽了?”

“林哥,您應該也聽說杜國安又在報上亂說話了吧?”

“我也是剛剛看到。”說著把桌上的報紙拿了起來:“這次啊,看來這小子是真的想把事情給鬧大了,我剛看到這份報紙,也正說要打電話找你商量對策呢。”

“林哥,您說,他姓杜的這麽做,到底是什麽目的?為什麽非要把我的身份揭穿了不可?那隻金麒麟又不是在我手裏。”說到這兒,他發覺唐玉林眼神不對,暗想自己說錯話了,連忙改口:“我不是說這個意思,隻是他把事情鬧成這樣,對我們兄弟幾個都沒有好處啊,您說對嗎?”

唐玉林沒有回答,隻是點了點頭。

“我原本攔著您,不讓您把那隻金麒麟交給亮子,也就是為了不讓大家的身份暴露,可是現在,怎麽弄成了這樣?唉。”他抱著頭,用力抓著自己的頭發。

“天寶,你說,現在這情況,我們應該怎麽辦?”

“林哥,我要是有辦法也不會這麽急著來找您啊?您一向辦法最多,我現在的心裏亂的跟麻似的,我哪還有什麽主意?我全聽您的,您說吧。”

唐玉林又拿了一支煙,用剛吸完的煙頭兒把這支新的點著:“照我看,現在的情況啊,咱們是時候和國安見個麵兒,好好談談了。”

“國安,二十年不見了,你還好嗎?”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qilin/4.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