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隴海路鄭州日報社十二樓,副主編王東森正在批評他屬下的兩個記者。

“讓你們自己說說看,那個金麒麟的事兒都出來多少天了,每次一有關於這件事兒的新聞,都是人家大河報先搶到,我專門派你們兩個人全力關注這個案子,可是你們都做了些什麽呢?除了會撿現成的之外,你們也給我找點兒新東西行嗎?我就不信,那個姓杜的還真的隻把消息送給大河報。”

李林和萬事達兩個人站在副主編的辦公桌對麵,一句話也不敢說。

“這幾天我因為這件事兒都說過你們幾回了?你們不累,我都累了。二位老師,就當是你們幫幫我的忙好吧?加把油吧,給我個爆炸點兒的新聞好嗎?這件事兒現在正是風頭,哪怕有那麽一丁點兒的獨家報道,我也就滿足了。特別是你,萬事達,名字取的不錯,可是你什麽事兒真的達到過我的要求,萬事達,這次你們要是再找不出點兒新東西,你就哪兒也別達了,直接給我走人!”

副主編發完火,便把李林他們兩個人哄出了辦公室,他們兩個互相看了看,都無奈了縮了縮脖子。

“看來咱這份兒工作是泡湯嘍!”萬事達搖頭頭說。

“我就不信這個邪了!走,咱兄弟倆這會兒就直接去監獄找那個姓杜的,我就不信什麽東西都問不出來。”

“你要瘋我可不陪著你,又不是沒去過,那家夥除了那幾句話,什麽都不願意說,我才不想跑這腿兒呢,反正這工作我也幹煩了,他不要我,正好,我去找家小報社,興許待遇比這兒還好呢!”

李林沒再理他,自己拿起背包,裝好紙筆和錄音筆,下樓攔了輛出租車,直奔市監獄。

出示了記者證之後,監獄的人並沒有多加為難,沒一會兒就有人帶著杜國安來見他了。

“你好,杜總,我是鄭州日報的記者,我叫李林,上次咱們見過麵。”

杜國安隻嗯了一聲,然後坐在他對麵抬頭看著天花板一句話也不說。

“杜總,我今天來呢,還是想問一下,有關那個金麒麟的事兒,除了你以前說過的,您能不能再多告訴我一些細節呢?哪怕一丁點兒也行。”

杜國安依然抑著頭看天花板,根本不接他的話。

“杜總,您多少說幾句吧,說實話,我也是給別人打工的,今天老總吵了我好半天,說今天再沒有新聞就要開了我,您就算幫幫忙,行行好行嗎?”

杜國安還是不說話,繼續看天花板。

李林看說了半天,他好像就跟沒聽到似的,就小聲嘟嚕了一句:“裝的跟個人物似的,其實不也是個小人,自己進來了,怕沒人陪,曝出這麽個事兒來,無非就是想拉幾個墊背的,你那幾個合夥人算是倒了黴了。”

他說的聲音雖然不大,可是這房間裏總共除了他和杜國安外,就一個看管員,杜國安就坐在他的對麵,當然是聽的清清楚楚了。他的性子本來就急,平時最聽不得別人說他沒義氣之類的話,這一聽到李林這麽說,他的火一下就冒出來了:“你這話是什麽意思?什麽叫拉墊背的?我杜國安是那種人嗎?”說著就站了起來,好像還想動手打李林似的。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qilin/8.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