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打臉

回了皇宮,伊嬈命令宮‘女’給蘇俏俏收拾出兩間屋子當做住所,然後把富察氏和瓜爾佳氏喊了來讓她們互相認識認識。

富察氏和瓜爾佳氏都是滿族‘女’子,和眼前明媚嬌俏的蘇俏俏完全沒有可比‘性’,三個人站在一起高下立見。富察氏和瓜爾佳氏心中暗恨,差點咬碎了一口銀牙,不過麵上卻是拉著蘇俏俏的‘玉’手,一口一個妹妹喊的很是親熱。

伊嬈盡到了嫡福晉的責任,然後便撒手不管了,她帶人回了前院。晚間胤祥回來的時候,她打發‘花’‘花’去問關於何時與蘇俏俏圓房的事,要不要擺幾桌酒席宴請一下各位兄弟妯娌。

胤祥厭惡蘇俏俏還來不及,哪會擺酒席,他搖頭否決了伊嬈的提議。哼,還擺酒席,他連蘇俏俏的屋子都不會踏進去一步。敢算計他,想要攀上皇子阿哥一飛衝天?想得美,他絕對會讓蘇俏俏體會到什麽叫失望,什麽叫絕望。

胤祥不搭理蘇俏俏,敏妃卻愛極了她,蘇俏俏簡直就是敏妃心目中完美兒媳的化身,嘴巴甜,善解人意,勤快,能逗樂,孝順,比伊嬈這個半傻的徒有外表的木頭好多了。

胤祥否決了伊嬈擺酒席的提議,敏妃卻是準備好好的張羅一番,她還拿出‘私’房銀子一百兩‘交’給伊嬈,讓她去整治幾桌上好的酒席,把胤祥的兄弟都叫過來,好好的樂嗬一下。

伊嬈對敏妃的話是言聽計從,既然連銀子都給她了,那她就好好‘操’辦。至於胤祥的意見,哎,康熙的口諭都下了,名分也給了,這些細節還需要在意嗎?

敏妃和胤祥對著幹,胤祥雖氣也沒有法子,他是個孝順的人,不想讓敏妃不開心。

進了臘月,挑一個好天,伊嬈在院子裏擺了四桌酒席宴請各位阿哥以及妯娌,既然辦了,那自然要辦的漂漂亮亮的,伊嬈還讓人把蘇俏俏的屋子收拾一番,貼上了紅‘豔’‘豔’的喜字。

宴席設在晚上,結束之後舒瑤沒有急著走,她留下來陪著伊嬈說了會兒話。

“你呀,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十三弟對你那麽好,你何苦與他置氣?瞧瞧,現在那些個‘女’人一個個的進來,你心裏難道一點都不酸楚?”對於伊嬈和胤祥冷戰的行為,舒瑤完全不能理解,出嫁從夫,‘女’子本就要依附男子而活,‘女’子對丈夫隻能順從,哪能爭吵甚至冷戰。

這個社會就是如此,‘女’子的地位不如男子,到頭來,吃虧的還是‘女’子。

“沒事兒,再抬進來、十個,也無妨。”伊嬈喝了一點酒,臉頰紅紅的,幾杯酒對喝慣了‘藥’酒的她來說根本不值一提,但酒不醉人人自醉,嘴上說無所謂,但心裏終究是有些不爽的。

“你個傻子。”聽見伊嬈這等瘋言瘋語,舒瑤又是氣又是笑“就是為了你將來的孩子著想,你也不能這樣盲目樂觀,任由十三弟往家裏抬人啊。”

“擋不住,隨他。他愛咋地,就咋地,我管不了,也管不著。”伊嬈沒心沒肺的笑。

“十三弟的心在你身上,那些個‘女’人不算什麽。聽我的話,去給十三弟認個錯,然後好好過日子,知道了嗎?”輕撫伊嬈的溫熱柔軟的‘玉’手,舒瑤認真叮囑道。

“不稀罕。煩,討厭他。”伊嬈搖頭,她才不要去服軟低頭,她又沒錯。

看伊嬈雙眸裏竟然有‘迷’茫的神‘色’,舒瑤心中一痛,眼圈紅了起來“他這些年如何待你,我都瞧在眼中。如今你們成了親,我還以為你們會恩恩愛愛一輩子,他會一輩子把你當寶,不想這才幾天,他竟然變了。”由胤祥聯想到自身,舒瑤滿腹的苦澀,男人啊,本以為胤祥會是例外,結果天下的男人都是一樣的,愛著這個便又喜歡上了那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