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103完了

來者不善,還想竊取次元力量……

白鳥泉沉思了一會兒,“這個委托我接了,你那邊有什麽信息嗎?”

現在她一無所知,什麽都不清楚,該怎麽找,隻能先從雨織這邊查查有沒有什麽線索。

“這個是我們和他們交手後,留下的布料,上麵這種花紋似乎是他們的標誌。”

雨織從身上的口袋中拿出一塊黑色的布,上麵還沾染著沙土,唯獨中間還保存著一塊完整的紅色花紋。

白鳥泉接過這個花紋,仔仔細細的看了好一會兒,卻根本沒從這個花紋上看出任何其他東西。

“對了,還有一件事你要注意一下,那群人好像還在尋找著什麽叫羽毛一樣的東西。”

雨織見白鳥泉盯著花紋研究半天,眉頭越皺越緊,突然想起什麽,提醒道。

白鳥泉盯著花紋的的動作一頓,詫異的抬頭看向雨織,驚訝道:“你剛才說什麽?羽毛?”

“嗯。”雨織點點頭,看出白鳥泉神色不對,疑惑道:“你聽過?”

白鳥泉也沒想到事情居然這麽巧,“我想他們要找的那個羽毛,在我手上。”

這話一出,不止雨織,就連一旁默默聽著的赤司都有些驚訝。

“在你手上?”雨織詫異的問出聲。

“我也是無意中得到的。”說著白鳥泉將羽毛從空間裏拿了出來,“還記得幾年前有一次我突然變小的事情嗎?”

就在白鳥泉拿出羽毛的那一刻,在遠處的小狼一行人中的摩可拿眼睛突然瞪大。

“瞪眼!”摩可拿瞪著眼睛,焦急的叫了起來,“小櫻,小狼,法伊,黑鋼,我感覺到羽毛的氣息了!!!”

其他人原本正圍繞著桌子說起今天的收獲,摩可拿突然瞪眼,其他人都立刻注意到了,連忙追問道:“在哪裏?”

摩可拿短短的手臂,指了個方向,道:“那邊!”

幾人紛紛站起,匆匆順著感應往這邊跑來。

從上空來看,那個方向正好是白鳥泉家裏的方向。

與此同時,這邊的赤司和雨織隱約記起來了,紛紛點點頭。

“差不多就是那個時候得到的。那次變小,也是為了查探羽毛的來源。”

白鳥泉見雨織的眼神一直落在羽毛的身上,便將手中的羽毛遞過去。

“隻不過很可惜,當時並沒有查到這東西的來源,想不到和異界人有關。說明這東西很有可能也不屬於這個世界。”

雨織拿起那個羽毛,卻發覺自己根本無法碰到羽毛,在它的周圍環繞著一層散發著淺淺光芒的透明圓罩牢牢的將那個東西護在裏麵。

“這是?封印?”雨織伸手戳了戳那個圓罩,從上麵的波動,很快分辨出,這個圓罩的東西。

“嗯,我當年也是恰巧從另外一群人手中得到它的,那時聽他們說這東西能實現人的任何願望。”

白鳥泉沒細說過程,“後來怕人追查到這東西在我手上,便將它封印了。”

“原來是這樣。”雨織恍然,看著手中的羽毛倒是沒開口讓白鳥泉解除封印,不過她也挺好奇,那個消息是不是真的?

“你後來有用過這個東西嗎?是不是真的能實現人的任何願望?”

白鳥泉搖搖頭,道:“它隻是能轉化成任意不同的能量,誰拿到,就能瞬間增強實力。”

雨織恍然。

這麽說來,這東西也算是十分稀有了。

這個世界能量駁雜,各種不同的能量還自有一套體係,有的能量甚至相互克製,擁有這個東西,那意味著在任何特殊能力者麵前都不會因為能量克製落入下風。

雨織將羽毛還給了白鳥泉,道:“既然羽毛在你這,那你要公布嗎?”

白鳥泉知道雨織這是在說羽毛是她的東西,公布或著不公布都是她的自由,她隻是想詢問一下她的意願。

“公布吧,這個羽毛對我來說,並沒有那麽重要。”

“既然如此,那些人要是知道了,就一定會來找你的。”

雨織看了看一旁的赤司。

白鳥泉也看了看一旁的赤司,“我會好好考慮一下公布的方式。”

不能就這樣草率的公開東西就在她這兒,這樣不僅容易暴露她的身份,就連和她在一起的赤司也容易被牽連進來。

“對了,還有另外一件事值得注意。”白鳥泉想起之前白木純惠和她說的話,她想,她或許很快就能找到那群人了。

“什麽事?”雨織問。

“昨天,純惠跟我說前幾天有人在打聽有關羽毛的傳聞。”

雨織眼神一亮,沒想到這事居然這麽巧合。

他們自從和那群異界人交手之後,就再也沒找到對方的蹤跡,沒想到來找白鳥泉之後,居然線索又接上了。

大國主不會是找人占卜過吧?

“怎麽說?”雨織想知道具體消息。

赤司聽著兩人的聊天,眼神落在白鳥泉的身上,神情有些失落。

他都不知道在他不了解的地方,居然發生了這麽多事,明明他們是戀人,可這一刻他卻像是外人。

白鳥泉沒注意到赤司的神色,“具體的我也不清楚,隻知道有個長得很帥的男人向她打聽有沒有聽過關於羽毛的傳聞。”

“在哪兒?長什麽樣?”

“在早川町那邊。”白鳥泉說道:“至於長得什麽樣,我沒見過,隻知道氣質很特別。”

雨織有些失望,還以為能知道對方長什麽樣子呢,這樣的話,找起人來就方便許多了。

“明天我去早川町找找看。那人既然那麽明目張膽的打聽關於羽毛的事情,想來應該很好找的。”

白鳥泉說道。

“嗯,這件事需要盡快。”雨織說道:“他們在這個世界停留的時間越長,對世界的侵蝕就越多。”

“我知道了。”

事情至此告一段落,雨織便回去了,隻留下一張符紙,說是可以用這個隨時聯係到她。

一時間房間裏隻剩下了白鳥泉和拿著手機的赤司。

白鳥泉正想將羽毛收起,卻被赤司抓住了手腕。

“征十郎?”白鳥泉詫異,看著赤司。

“收起來吧。”赤司抓著白鳥泉的手腕,拉著她坐到了自己的身邊,將羽毛遞到了白鳥泉的手上。

白鳥泉不明所以,收起了羽毛,疑惑的看著赤司。

卻不知道在她收起羽毛的那一刻,某些人對於羽毛的感應刹那間又斷了,變得模模糊糊。

小狼幾人聽到摩可拿說出的噩耗,頓時有些慌了。但很快就鎮定下來,開始分析出現這個現象的原因。

“感應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我想羽毛應該是被放在某個地方,拿了出來,然後又放了回去。”法伊眯著眼睛,心中隱隱有些猜測。

那個地方恐怕是能隔絕氣息。

“我想,距離我們也不遠,先前摩可拿指的方向一直都是這邊,沒有變過。”小狼注意到另外一點,“不管怎樣,我們繼續朝著這個方向找找吧。”

其他人點點頭,然後繼續朝著這個方向跑去。

這邊,白鳥泉疑惑的看著赤司,“怎麽了?”

“為什麽你從沒跟我說過那些?”赤司緊緊盯著白鳥泉,如果不是這次,恐怕事情過後,他也不會知道。

“我也沒想到事情居然這麽巧合,本來以為隻是一些很平常的東西。”

得到羽毛是偶然,聽到白木純惠詢問羽毛的事情也是偶然。

白鳥泉當時聽到的時候,也不確定這兩件事有沒有聯係,而且想明白了之後,她還決定把羽毛就那樣繼續隱藏下去。

赤司忍不住伸手摟住白鳥泉,下巴擱在她的頭頂,輕輕的歎了口氣,“能不能再多依靠我一點?”

白鳥泉一愣。

“你這樣什麽都一個人承擔,什麽都一個人解決,讓我覺得,其實有沒有我都不重要。”

赤司話裏,帶著一點點沮喪。

白鳥泉心裏像是被刺了一下,呆呆的說道:“我……習慣了。”

聽見這話,赤司有點生氣,放開了白鳥泉,讓她麵對著自己。

“你現在已經不是一個人了。”

眼看白鳥泉像是有點不開竅,赤司忍不住捏了捏那張柔軟的臉頰,感覺觸感還不錯,笑道:“以後,有什麽事情,可以找我商量。”

“窩、喔子盜了。”

被捏著臉,白鳥泉的應聲聽著都含糊不清,忍不住伸手扒拉了下赤司的手。

赤司順勢鬆開,眯著眼,輕笑一聲,“嗬嗬,真可愛!”

白鳥泉驀地臉紅了。

“明天,我和你一起去找那個人吧!”

赤司微笑著說起明天的打算。

“明天,你不上課嗎?”

說起這個,白鳥泉看了眼時間,頓時臉色一變,道:“糟糕,已經這麽晚了,你今天的課程……”

“沒事,我已經請假了。”赤司看了看時間,確實很晚了。

“哎?什麽時候?”白鳥泉驚訝。

“雨織桑離開的時候。”

白鳥泉倏地想起先前看到赤司拿手機的場景。

可那不過才幾分鍾前啊?

那時候晚上的課程早就遲到了啊!!!

“完了!”

白鳥泉頓時喪氣。

這才戀愛多久啊,居然就讓征十郎上課遲到了!

估計赤司叔叔對她的印象隻怕是跌到穀底了吧!

海月玉竹提示您:看後求收藏,接著再看更方便。(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