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仔細盯著雪依的眼睛觀察著,希望能讀懂她內心的世界,可是雪依看我的眼神除了堅定之外,再也看不到任何色彩了。

“要了我。”雪依再次重複著這個要求,她的眼睛依然是那麽的堅定,似乎今天的這個要求是對我發出的命令似的。

“雪依,你到底怎麽了我真的不著急這種事情,我相信你,你會一直陪伴在我身邊的,等我們結婚的那天,我再”我相信大多數男人都是這樣,越是自己最心愛的女人,越是舍不得她受半點委屈,哪怕是做這種愉悅的事情。

“不,我今天就是想讓你要了我,你懂我的脾氣,我做出的決定,沒人能阻礙我的決定,如果你不答應的話,我們從此一刀兩斷!”雪依說的是那麽的斷然,讓我感覺到了一絲害怕。

我真的害怕失去雪依,除了我的母親以外,我相信這個世界上再沒有第二個像雪依這般愛我的女人了,既然她的態度那麽堅決,那我也隻好遵從老婆大人的吩咐了。

“嘿嘿,老婆,想要就想要嘛,何必發那麽大的脾氣,我也知道我剛才的挑逗讓你有些受不了,既然我親愛的老婆大人如饑似渴,那我也隻好恭敬不如從命咯!”我故意挑逗雪依,是為了緩解剛才尷尬的氣氛,順便也想看看雪依那羞紅的臉蛋。

果然,聽我說完這些話,雪依百口莫辯,索性用被子蒙住了自己的臉,不再看我。

“老婆大人,那我真的要進去了”說實話,這麽珍貴的時刻,我的內心還是十分激動的,以至於讓我的兄弟半天都沒能滑入雪依的雙腿之間。

“哎呀,你這個笨蛋,剛才還找對了地方,現在怎麽變笨了呢!”雪依埋怨一聲,一隻手卻忽然抓住了我的兄弟,將它放在了自己的花蕊中央。

緊張之餘,我狠狠地咽了口吐沫,在心中發誓,這輩子一定要混出點人樣,好好疼愛身下這個女人,她可是把這輩子最寶貴的東西給了我,我怎麽忍心她將來和我過苦日子。

趁著兄弟還堅挺,我輕輕進入了雪依的身體,第一次的疼痛讓雪依的雙手死死攥住我的胳膊,整個身體都不斷朝著兩隻手用力。

雪依,狠狠地掐我吧,我怕這一刻的記憶不那麽深刻的話,將來的我會做出混蛋的事情。

“疼,疼”雪依從牙縫中擠住一句話,腹部卻不斷向我靠攏,似乎是希望我加快進程。

雪依,我

我在內心不斷感激著這個女孩,在這最美妙的年華裏,是她讓我感受到了來自母親之外,另外一種關於女人的偉大感情。

為了讓雪依減少疼痛,我盡快將自己的兄弟送進雪依的身體,在到達那最神秘的花心之後,我才放鬆的大喘一口氣。

此刻的雪依,也慢慢從被子中探出腦袋,用雙手勒住我的脖子,將我的腦袋拉向她,送上那炙熱的紅唇。

我們相擁在一起,**的吻著,仿佛在愛情裏麵,關於性的事情才能讓兩個深愛的人感受到彼此最火熱的深情。

“好了,開始吧。”一段擁吻過後,雪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