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慕樓走在回醫院的路上,我的心情難以平複,自己的兄弟挨了打,沒想到張良的家裏還是這樣的情況,他家隻有半截舌頭的傭人和冷血的父親給我留下了非常不好的印象。

接下來要解決的事情,就是如何報複俞林了,自從發生了事情之後,我還沒有顧得上找他,慕樓說他回去後就召集兄弟,狠狠地辦俞林一次,讓俞林躺著出校門。

我不置可否,雖然慕樓的想法很不錯,但是俞林的手下也不是好惹的,戰鬥力也是非同一般,想要報複他,單憑慕樓等人還是不夠,我還需要再找一些人,強子那邊我已經和他們徹底交惡了,剩下能利用的就是李誌強了。

我組織了一下語音,撥打了李誌強的手機。

電話“嘟嘟……”響了幾下,便接通了。

“李哥,我是項文昊,最近有個事情需要你幫忙。”

和李誌強說了我這裏的情況,他一口就答應了下來,甚至都沒有和我提任何條件,我不認為是我的人格魅力打動了他,這應該是李誌強給我安排的人。

“喂,小兄弟,你在哪裏呢?我們是李哥的手下。”

話筒裏傳來了一個聲音很低沉的男聲,果然是李誌強安排的人,看來李誌強對我的事情挺用心,讓他的手下主動給我打了電話。

“來我學校門口吧。”

我交代了他們在學校門口,然後我起床看了下張良,張良已經醒了,護士正在給他換藥,等換完藥,我推門就走了進去。

張良看到我來了,掙紮著坐了起來,我抓緊扶住了他。

“張良,這次你是替我挨得揍,你放心,我決不會讓自己的兄弟吃虧,你好好休息,等著我的消息吧。”

張良笑了笑“大哥,記得把俞林那小子狼狽的照片拍給我,他媽的,當初他們揍我的時候,可是沒留手啊。”

看著張良的樣子,我稍感欣慰,他的家庭逢遭變故,卻始終沒有提過,還是很積極地對待生活,如果不是慕樓帶著我去,我可能永遠不會知道這些。

我拍了拍張良的肩膀,讓他放心,然後便趕往學校。

來到學校,就看到了八個穿著十分休閑的青年正在學校門口張望著,看到我,他們馬上就圍了上來。

“小兄弟,你終於來了,說吧,啥時候去揍那群不長眼睛的。”

我想了想,心中有了想法,上次張良周正是在實驗樓挨得揍,其實俞林等人的目標應該是我,如果我在實驗樓附近出沒,他們肯定還會再來一次,於是我交代他們幾個在實驗樓處等待,接著我變先走進了校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