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經兩天沒有聯係到喬安娜了!

早晨起床,我慣例的給安娜打了個電話,依然是嘟嘟的忙音,最後一個熟悉的女聲提醒我電話暫時無人接聽,麵對這樣的結局,我的內心忽然有些失落,甚至還有些心慌,生怕她在外麵出了什麽事。

帶著這樣一副並不美麗的心情,我還是選擇回到了學校。

由於晚到了兩個小時,來到教室的我發現自己原來的位置已經坐上了別的同學,尷尬的我站在門口望了半天,最終才在教室最後一排靠窗的位置發現了兩個空位。

這?為了搞清楚原因,我朝周正做了做手勢,讓他出來給我把今天早晨發生的事情講清楚。

周正就這樣在老師嚴肅的目光下大搖大擺的走出了教室,自從我們兩個和教導主任混熟後,班裏的老師似乎都成了擺設。

“這是怎麽回事?我的位置怎麽被安排到那裏了。”我躲在門口後麵的牆邊壓低嗓子問到。

“還能有什麽事情,今天班主任調換了一下學生的座位,你沒發現我和李立成的位置也換了麽,現在咱們三個坐的位置可是金三角!上課的時候想怎麽玩就怎麽玩!”

聽周正這麽一說,我才帶著幾分好奇從門口探向教室靠窗的位置,發現李立成和周正坐的位置的確不錯,正好方便了我們在課堂上的“交流”。

原來是換位這種小事,了解清楚狀況後,我又和周正大搖大擺的走回了教室,物理老師今天似乎要講解一些很重要的知識,被我們兩個這麽一折騰,他的麵色變得鐵青,整節課都一副不愉快的樣子。

看到自己能占用兩個座位,我直接將桌子下麵的兩張板凳拚在一起,脫下外套墊在靠牆的板凳上,躺在上麵呼呼大睡起來。

若不是大課間時間被人叫醒,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會一覺睡到中午放學。

叫醒我的是一張陌生的麵孔,這個男孩梳著一個斜劉海,眼睛有些偏小,但是笑起來很陽光,看到他的那一秒,我差點就要從一個直男變彎了。

臥槽,不就是叫醒我麽,何必笑的那麽嫵媚,不知道的還以為咱們兩個有什麽不可描述的感情呢!

我伸了個懶腰,慢吞吞的從板凳上坐了起來,卻又感覺渾身昏沉沉的,直接趴在桌子上再次呼呼大睡起來。

“這位同學,能給我讓一個位置嗎?”又是那個男生的聲音!此時的我真的覺得他好煩啊!

“這兩張桌子都是我的,教室裏位置多的是,你隨便找一個坐下吧!”我頭也不抬的回答他。

本以為他會乖巧的去別處找位置坐下,沒想到這個腦子缺根筋的家夥竟然一直站在我身邊直到上課。

這節課可是班主任的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