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項文昊,我是真心想和你做朋友的,而且我並沒有興趣和你爭什麽老大,如果你不了解我這個人,可以在今後的生活中慢慢了解,不過,你若是真的反感我的話,那我們今後就當做不認識吧。”邵峰心直口快,剛剛到場就說出了自己的心裏話,旁邊的周正一直在拽著他的衣角,邵峰卻根本不打理他。

“文昊,邵峰這個人你也看到了,就是有點心直口快,其餘的也沒什麽,我和他相處起來感覺挺好的,你就不能考慮一下和他做朋友啊!”周正竟然站在旁邊為邵峰求情。

我愕然的看了看周正,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意思自己的話絕對靠譜,讓我放心和邵峰相處。

既然自己最鐵的兄弟都這麽說了,我也不好再和邵峰爭鬥下去,直接揮手讓張良的人都散去,跟著他們兩個回到了教室。

一路上,邵峰的一隻胳膊一直搭在我的肩膀上,我的內心也在慢慢平息著怒火。

剛剛走進教室,上課鈴就響了,我們各自回到位置上,邵峰卻忽然站在了講台上,炯炯有神的看著講台下的所有同學。

“他這又是要搞毛啊!”周正不解的望著邵峰。

“大家好,今天能和在座的各位相處的如此愉快,我的心裏也十分舒暢,隻是我今天做了一件錯事,就是在轉學介紹上不小心黑了我的同桌,項文昊。”

一提起這件事,班裏的笑聲依然很熱烈,我的臉再次火辣辣的,憤怒的拍了一下桌子。

班上的笑聲戛然而止,邵峰看了看我,露出了一個友好的笑容,繼續在講台上說著。

“在這裏,我誠摯的向我的同桌項文昊同學道歉,今天能認識他這樣的同桌,我感覺挺幸運的,一天的相處時間下來,我發現他這個人挺重情義的,如果能交上這樣的朋友,真的是我一生挺幸運的一件事情。”

話畢,講台下響起了熱烈的掌聲,大家紛紛扭頭看向我,好像在等待我對邵峰的回應。

既然我這個新同桌都把事情做到這個份上了,我項文昊也不能裝作不知道的樣子,於是走到講台上,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並讓在座的每一位同學作證,我們今後會是一對好兄弟。

看到我和邵峰的恩怨和解了,周正和李誌成也露出滿意的笑容,剛剛回到座位上,他們兩個就直接溜到後麵,繼續商議今晚去海灘燒烤的事情。

“下節課就出發吧,這種事又不是沒辦過,咱們幾個出行都是有特權的!”周正把身子藏在桌子後麵笑聲嘀咕。

“那邵峰怎麽辦?他才剛來這裏,門衛肯定不會放行的。”李立成擔憂的說道。

“沒關係,我和文昊和老吳太熟了,隨便弄一張假條還是可以的。”

“就這麽定了!”

商議完畢,兩人再次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若無其事的端坐著,直到晚自習下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