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天會所!我親愛的老婆姐。”我大聲對她說道。

“海天會所?”夢涵姐有些吃驚地重複了一遍,“那不是一個挺高檔的夜總會嗎?”

看到夢涵姐臉上一副不情願的樣子,我趕忙安慰她說那個地方是我李哥的地盤,不管出了什麽事情,他肯定能罩住我的。

聽我這麽一說,夢涵姐才安心的跟我走出這條陰森的小巷。

打上一輛出租車,終於能暖和一些了,看著夢涵姐漸漸紅潤起來的臉蛋,我的心情也放鬆了許多。

來到海天夜總會門口,李誌強親親自站在外麵接待我們。

“難得你李大老板這麽有雅興。”我興奮的跑上去和李誌強來了個擁抱,他本來還打算躲過去的,最終還是被我強硬的抱在了懷裏。

這件事情,我對李誌強的感激之情倍增,今天若不是李誌強及時趕到,說不定我就栽在那個孟凡手裏了。

不過我隱約有種不祥的預感,那就是孟凡的報複不會就此罷休。

“李哥,今天的事情是你幫了我,到頭來還是你請我吃飯,真是有點過意不去啊。”我歉意的說道。

“什麽你的我的,自從認識你項文昊的那天起,我就認定了你是我的生死弟兄!雖然年齡上相差了許多,但我們的情誼卻不會因為這些物質上的原因受到牽製,記住,你就是我這輩子交過的最好的兄弟!”這一次,換做強哥給了我一個大大的擁抱。

這種情誼並不像我和周正那般,我和李誌強真的是很多生死線上闖出來的感情,如果有一天李誌強在青水城遇到大麻煩,我會第一時間衝上去做他的盾牌。

之後,我又和李哥寒暄了幾句,他親自帶路,讓我和夢涵姐能順利的到達宴會場地。

然後就帶著我和夢涵姐進了夜總會裏,不過我沒想到的是在夜總會的進門處就有一些穿著十分性感火辣的妖豔女郎在那裏跳著豔舞。行為舉止隻能用大膽來形容,每個舞女郎的眼神裏都透露這**裸的曖昧暗示。我敢打包票,正常男人看到了絕對會血脈噴張的。就連我看到的時候都會覺得有些臉紅心跳。

而後我又想起了身後還跟著夢涵姐,我怕她接受不了這種情況特地回頭看了一下她,不過事實證明我的擔憂都是在自找麻煩而已。

夢涵姐顯然對於這些舞蹈顯得很感興趣,看了一會兒之後就湊過來問道,“文昊,你覺得那些人跳的舞怎麽樣?”

“幹嘛這麽問我?”

“你們男人不都是愛看女人跳這種舞的嗎?”說完一臉鄙夷地看著我繼續補刀道,“裝什麽純啊你!”

被她說中之後我也找不到其他話來應付過去,於是就繼續保持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