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剛剛考完試,我就得到一個重磅消息,那就是李誌強手下的達子在路上被人陰了,現在正住在醫院調養,而且床號正好和周正相鄰。

得到這個消息,我直接帶著喬安娜去了那家醫院,來到病房前,就看到達子滿身纏著繃帶,看來傷的不清,不過他的精神還是很飽滿的,看到我之後還嚷嚷著要和我打招呼,倒是周正這小子,傷勢基本痊愈了,坐在床邊照顧達子,旁邊還有李琳琳陪著。

“行了達子老哥,你還是好好修養吧,不過你這個仇兄弟我一定給你報,怎麽樣,下手的人找到了嗎?”

周正搖搖頭,說今天下午達子遇害的地點是一個陰森的小樹林,當時他是去和一個合作夥伴談生意上的事情,沒想到出來就被幾個蒙麵的家夥打了一頓,對方下手都挺狠的,不過達子的功底好,一路邊打邊跑,好歹找到了一個可以藏身的地方,這才躲過了那些人的追擊。

“文,文昊,那群人的意思基本上就是直接要了我的命,我猜想”達子的話說到一半竟然昏倒在了**,李琳琳趕忙去叫醫生,喬安娜則有些害怕的躲在了我的身後。

“怎麽樣,身板子夠用了麽?”我拍了拍周正厚實的肩膀,這小子這幾天在醫院過了個好日子,現在是時候出山了。

“嘿嘿,還行,這裏的生活比學校好多了,不過達子受傷我第一個看不過去,李哥把咱們視若親兄弟,這個事情我一定要調查到底!”周正拍了拍身子骨,表示這次調查那群殺手的事情他一定會盡力到底的。

我想周正此刻心裏想的一定不是李誌強視自己如親兄弟這麽簡單的事情,看著他和李琳琳那麽恩愛的樣子,他是想在這個大舅哥麵前表現表現。

“有你這句話就好,行了兄弟,叫上咱們的人出發吧!”既然達子最後還是昏過去了,醫院裏的事情我一個男人也幫不上什麽忙,隻好和自己的兄弟們一起去事發現場看看了。

約好了張良的人,又順便把鄧飛叫上了,這次我的人手足夠多,就算在現場和那群殺手相遇,我也有幾成把握戰勝他們。

站在醫院樓下,我心疼的看這安娜,這次的事情還是比較危險的,我真的不想自己的女人和我去冒這麽大的風險,畢竟這種事情是我和李誌強之間的私人事件,和安娜根本就沒有半點關係。

“寶貝,你先回家陪著姐姐吧,記得不要把這件事情告訴她,我怕她擔心,還有就是,我舍不得你跟我去那麽危險的地方,要是真的出了什麽事情,我恐怕都沒時間保護你。”撫摸著安娜嬌俏的臉蛋,我忽然有種生死離別的感覺。

我想周正此刻心裏想的一定不是李誌強視自己如親兄弟這麽簡單的事情,看著他和李琳琳那麽恩愛的樣子,他是想在這個大舅哥麵前表現表現。

“有你這句話就好,行了兄弟,叫上咱們的人出發吧!”既然達子最後還是昏過去了,醫院裏的事情我一個男人也幫不上什麽忙,隻好和自己的兄弟們一起去事發現場看看了。

約好了張良的人,又順便把鄧飛叫上了,這次我的人手足夠多,就算在現場和那群殺手相遇,我也有幾成把握戰勝他們。

站在醫院

樓下,我心疼的看這安娜,這次的事情還是比較危險的,我真的不想自己的女人和我去冒這麽大的風險,畢竟這種事情是我和李誌強之間的私人事件,和安娜根本就沒有半點關係。

“寶貝,你先回家陪著姐姐吧,記得不要把這件事情告訴她,我怕她擔心,還有就是,我舍不得你跟我去那麽危險的地方,要是真的出了什麽事情,我恐怕都沒時間保護你。”撫摸著安娜嬌俏的臉蛋,我忽然有種生死離別的感覺,這次事情不知道有多大的風險,對方下手那麽狠,一看就是背後有強大的後台,我忽然覺得隻有博運昌才能做出來這種事情。

“文昊,你說什麽呢,我喬安娜自從跟了你,就不怕任何危險,到了那裏,若是你遇到危險,我來保護你,如果真的要經曆什麽生死離別,你若都不在人世了,我活著又有什麽意義”說話間,安娜的臉上早已梨花帶雨,我實在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安慰這個傻傻的女孩了,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這輩子一定要盡全力給她一個美滿的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