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齊碩似乎有些生氣的樣子,我的心裏十分擔憂,我不想在今天這個值得高興的日子裏看到新的兄弟和老朋友幹架,畢竟我們見齊碩一次不容易,我不想惹他生氣。

看到我有點擔驚受怕的樣子,齊碩忽然哈哈大笑,並點頭承認自己看到邵峰的第一眼也覺得他這個人不錯,算是默許我們把邵峰加入到自己的四人幫行列了。

之後,我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家常,忽然便聊到了那個女人。

“淩雪依呢?怎麽沒見她過來,這麽長時間不見了,我還真有點想念這個可愛的小丫頭呢。”

我默默低下頭,沒有說話,周正的嘴巴也是一張一合,完全不知道該怎麽回答齊碩。

“項文昊,你對她做了什麽!”齊碩看出事情有些不對,直接從椅子上坐起來質問我,一旁監督的警察趕忙製止了他的衝動行為。

“這事不怪文昊,是那個女人甩了文昊。”李立成這個時候趕緊站出來替我說話,齊碩也很喜歡淩雪依這個姑娘我們三個人都知道,隻是一個月前發生的一切,我實在不想再提起。

“理由呢?”齊碩一副不依不饒的樣子,看來他是不怎麽相信淩雪依的性格會甩了我。

“沒什麽理由啊,淩雪依覺得咱們文昊太醜,所以把他甩了。”李立成攤開手,他隻能這麽解釋了。

看到自己問不出個所以然來,齊碩直接發怒了,還質問我們是不是不把他當兄弟了。

齊碩這個性格,永遠都是那麽暴躁。

由於齊碩過激的舉動,警察隻好讓我們三個先去旁邊坐著,順便邀請了齊碩的父母進來了。

看到自己的兒子被關在房子裏麵,頭發也全部剃光了,齊碩的母親哇的一聲就哭了,還埋怨自己沒辦法讓自己的兒子重頭再來。

看到自己的父母,齊碩的大男子氣概再也把持不住了,玻璃另一端的他,竟然也流下了眼淚。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齊碩流淚,曾經的他是那麽的堅強,如今也終於感受到世界的殘酷。

“爸爸,媽媽,兒子不能在您們身邊盡孝,兒子對不起你們”齊碩默默地低下了頭,他不知道還能說些什麽話告慰父母寬心,幸好今天喬安娜給他們化了妝,不然齊碩看到他們滄桑的樣子,肯定會更加難受。

“齊碩,是我們無能,讓你在牢獄裏吃苦,不過你放心,不管多少年,爸媽都等你回家,媽知道你是個孝子,好飯不怕晚,隻要你不出來,媽和爸的身子就不會有事!”

齊碩的母親隻顧著流淚,卻不料臉上的妝竟然有些花了。

“伯母,您別再哭了,開心點啊,不然臉上的妝都全都花了!”安娜躲在一旁小聲提醒了一下,齊碩母親這才緩和了一下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