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著這張明信片,我看了很久,在明信片的後麵,幾個白字分外顯眼。

我博文,明信片隻贈給自己心愛的兄弟。

博文,隻是短暫的相識,他就把隻會贈給兄弟的明信片給了我,看來,這個男孩,已經把我放在他心裏了。

收起明信片,我來到路口打車,很快就來了一輛出租車。

坐上車,我驚訝的發現,這個人竟然是淩姐。

剛才天黑,沒看到淩姐的車牌號,沒想到這麽晚了,淩姐還能準確的找到我。

“你怎麽知道我在這裏?”坐上車,也不用說地點,淩姐就會意的開車載我回家。

“剛才葉煒給我打電話了,說你遇到一些小麻煩,讓我提前來這裏等你,必要的時候還會出來幫你,但是看你和那個小男孩打的那麽開心,我就沒有介入你們。”淩姐從口袋中掏出一盒女式香煙,點燃一顆,吸了起來。

“剛才那個男孩你認識嗎?”我故意問淩姐。

“當然認識,他是博運昌的兒子,青水城南麵出了名的小混混,但是他從來不惹事,而且打架也十分厲害,他和老老爹也不同,這個男孩十分仗義,能和他交上朋友,我對你今後的事情放心許多了。”淩姐在車內吞雲吐霧,悠哉的說到。

沒想到淩姐也認識這個男孩,我竟然對於博運昌兒子的故事全然不知。

很快,淩姐便把我送回了家,剛進門,夢涵姐和安娜就神秘兮兮的在我身上胡**索起來。

“幹什麽,搜毒品啊?”我沒好氣的問了一句。

“你橫什麽橫,我剛才接到佳玲的電話,聽說你們遇到了麻煩,怕你受了傷害,特地檢查一下,你這個狼心狗肺的小子,還反倒責備起我來了。”夢涵姐沒好氣的白了我一眼。

我嘿嘿一笑,趁夢涵姐不注意,在她臉上輕輕親了一下。

這一次,安娜並沒有吃醋,她似乎明白我和夢涵姐的關係多麽要好,所以對於夢涵姐對我的關心從來都是不管不問。

確認我沒受傷後,夢涵姐才安心的回到了自己的臥室裏,還刻意叮囑我千萬不要打擾到她睡覺。

我朝夢涵姐的背影做了個鬼臉,隨後便一把抱起安娜,把她抱回了自己的臥室。

躺在**,安娜心疼的擦了擦我額頭上的一抹鮮血,我都不知道自己什麽時候受了點傷,剛才在門口大家都很著急沒看清楚,倒也是安娜細心,躺在創傷一眼就發現了我額頭滲出的一丁點鮮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