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項文昊,你還好意思來,達子哥本來就是帶著傷去幫你的,若不是你,達子哥恐怕早就安然無恙了,現在好了,他差點變成植物人!”李琳琳忽然站起來,惡狠狠地盯著我。

對於李琳琳的話,我無力反駁,這件事的確是我做的不對,達子哥為了幫我受了傷,我非但沒有在第一天就趕到醫院看望他,還差點就把這件事給忘了。

“這位小姐,請你不要帶著情緒說話,當初的具體情況你們任何人都不知道,文昊也不是故意拋下這個老兄不管的,若是給這件事定個對錯的話,我並不認為項文昊哪裏做錯了。”

李琳琳原本就是個暴脾氣的小姐,現在被博文這麽一激,她再也抑製不住自己了。

“喲,還有人站出來幫你說話呢,項文昊,今天看你來看望達子哥,我本來打算原諒你了,可是你竟然還喊了個幫手來幫你說話,那我就不能對你這麽客氣了!”李琳琳走到我麵前,一巴掌甩在了我的臉上。

看到李琳琳如此衝動的行為,佳玲姐趕緊走上來把李琳琳拉出了病房。

臉上火辣辣的疼,心裏也很不是滋味,就在這時,達子哥也緩緩睜開了眼睛,昏昏沉沉的望向我。

“文昊,你來了,我感覺我們兩個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見麵了,你不用太擔心我,我的傷勢已經好轉了,倒是李哥那邊,缺了我這個得力幫手,不知道他處理其它事情是不是會有點小麻煩,還希望你能多去看看他,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這樣也好讓我能安心的養傷”

達子醒來,想到的第一件事竟然還是關於李誌強的,在他的眼裏,似乎自己的傷勢並不是最重要的事情,隻有李誌強才是他眼中最重要的。

之後,李琳琳又氣呼呼的衝了進來,吵著讓我盡快離開這裏,不然她會一直和我糾纏下去。

對於李琳琳的態度,我十分為難,這幾天沒能及時來看達子哥是我的錯,可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麽在李琳琳眼中忽然就變得這麽十惡不赦了。

好在之後周正忽然駕臨醫院,這才幫我度過了李琳琳這個難關。

沒想到周正和李琳琳之間的關係已經這麽好了,在看到周正的那一刻,李琳琳心中的怒氣褪去了一半,轉而一臉喜悅的陪著他走出了病房。

看到大小姐氣消,達子哥這才放心的和我閑聊起來。

簡單地寒暄了幾句,我知道這個地方並不是我能久留之地,就和達子哥到了個別,便陪著博文走出了醫院。

來到醫院樓下,博文忽然想起來他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沒辦,和我道別之後,便開著自己的寶馬車離開了。

望著寶馬車漸行漸遠,我忽然不知道自己該怎麽去李誌強那裏了,原本打算和博文一同去酣暢一夜,沒想到半路又出現了變故。

拿出手機,我隨便撥弄了幾個電話號碼,忽然想起來周正還在醫院裏麵,正巧讓他陪我一起去!

撥通了電話,我發號施令般的囑咐周正盡快下樓和我會和,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