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分鍾之後,楊興也趕到了醫院,看到這個家夥,我忽然一肚子氣,轉而一臉嚴肅的看向他。

“聽說我住院的這幾天,你已經和手下的人商量著解散青鬼幫了?”我的語氣十分僵硬,若是不讓楊興知道知道自己的脾氣,估計他真的要把我好不容易聚攏起來的六十幾個人給玩掉了。

“項老大,提出這個建議的隻是我們幫派幾個不聽話的人,現在已經被我處理掉了,你放心吧,你不在的這些天裏,我把剩下的人管理的還不錯,就等著你恢複之後帶著我們賺錢享樂呢。”聽到我的話,楊興幾乎沒有想就回答了我,看他那樣子也不像是在說假話。

為了證實這句話是不是真的,我看向了博文,他朝我點了點頭,證明楊興說的是真的。

沒想到楊興在這群人裏麵的威望那麽高,如此一來,我隻要先收買下楊興的人心,那麽剩下的人就很容易穩定住了。

知道青鬼幫的這群人並沒有打算叛變後,我的心思也就安分了許多,和大家聊了幾句之後,我便把所有人都送走了,剩下的日子,隻需要留下我心愛的兩個女人來照顧我就好了。

轉眼又是半個月的時間,在姐姐和安娜的照顧下,我的傷勢恢複的很快,轉眼就像一個正常人一樣了。

當天,得到了可以出院的消息,我興奮地從**跑下來,抱起安娜在狹小的房間裏轉了幾圈。

看到我如此興奮地樣子,姐姐的心情也變得舒暢起來,之後,我又把姐姐抱了起來,羞得姐姐連連說我不正經。

東西收拾完畢後,我們坐著姐姐的汽車,先把達子哥送回了海天會所,這幾天若沒有達子哥在醫院陪伴我,我不知道會有多寂寞。

剛剛回到家中,屁股還沒坐穩,邵峰就給我打來了電話,告訴我他那邊有一個重要的情報要跟我說。

什麽情報還能比我和兩個大美女親熱重要?我斷然拒絕了邵峰,可是沒想到,這家夥竟然親自找到我家裏來了。

洗漱完畢的我正打算和安娜親熱一番,外麵就傳來一陣急促的竅門聲,我沒好氣的走出去開門,發現是邵峰站在門外。

“你丫的,到底是什麽重要的事情,非得今天和我說,就不能等等嗎?”我白了他一眼,倒不是我不喜歡這個兄弟了,隻是我剛剛出院,還是想讓自己先過上幾天舒適的日子。

“兄弟,這件事不能等的,若是時機錯過了,我們今後恐怕都找不到這麽好的機會了!”邵峰神秘兮兮的看著我,還沒等我回答他,直接就拉著我跑出了家門。

“喂,到底什麽事情啊這麽著急?”我的手腕被邵峰拽的有些疼,但這丫的力氣還真是大,一路上不管我怎麽掙脫就是掙脫不掉。

大概跑了兩公裏的路,邵峰在一個小巷子停了下來,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

我看了一眼這個巷子,這是一個月前李誌強帶著人來救我的地方,當

時我正在和姐姐的前男友孟非周旋,之後,李誌強便剁掉了他的一根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