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鄭浩天朝她靠了過來,一點一點的。

孫雨茜搞不清楚狀況,一步一步的後退著,直到真正的抵住了牆。

而鄭浩天俯身,兩隻手環住了孫雨茜的兩邊,將她圍在了自己的範圍之內。

鄭浩天身上好聞的味道不期然的鑽進了孫雨茜的鼻中,讓她感覺到眩暈。

他的呼吸或輕或重的打在她的臉上,緩緩的說道:“你果然是看見了嗎?我還以為你什麽也不放在心上呢?怎麽?你這個女友是吃醋了嗎?”

孫雨茜被他說得臉愈發的紅了,一張小臉更加低了。

“我沒看見,我也不想看見,誰叫別人都以為我們之間有什麽關係呢?你有什麽消息我不想聽也聽見了!”

鄭浩天的臉頓時沉了下來,“什麽叫你不想聽啊?你不想聽見什麽呢?我們之間有什麽關係嗎?”

孫雨茜沒骨氣的認為,此時此刻,他的聲音好聽到不行,帶著魅惑的感覺,像是在誘哄著她做壞事一樣。

孫雨茜像是靜止了一樣,不敢有任何動作,呆呆的搖搖頭。

鄭浩天嘴角一抹微笑劃過,慢慢貼近孫雨茜的臉龐。

走廊裏隻有他們兩個人,休息時間,哪裏都沒有什麽人。

時間慢慢的靜止,世界仿佛是隻剩下他們兩個人。

孫雨茜看著他的臉越來越近,連忙將頭瞥向一邊。

鄭浩天在她潔白的頸邊輕呼著氣,引起孫雨茜的顫抖。

“你在怕什麽嗎?孫雨茜?告訴我,你是不是愛上我了?”為什麽,她的身上,沒有那些刺鼻的香水味,而是一種清香的感覺。

**而動人的聲音就在她的耳邊,她聽到他的話,心裏顫抖了一下,仿佛有什麽不經意間動了一下。

鄭浩天看著她的表情,得意的冷笑,“哼,孫雨茜,告訴你,你可別愛上我啊!否則你會很痛苦的,因為我永遠不會愛你的!別做夢了!”

傷人的話語一說出,孫雨茜抬起頭來,咬著薄薄的嘴唇,瞪了一眼鄭浩天。

“惱羞成怒了嗎?孫雨茜,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是什麽人?你不要招惹我之後再去招惹尹浩了!你以為誰能看上你嗎?不過都是玩玩你罷了!”鄭浩天就是要不停的折磨她,傷害她,直到他滿意為止!

孫雨茜的臉紅了,不同於剛才的害羞,這次是被氣得火氣上湧啦!

用力的一跺腳,使勁的踩在鄭浩天的昂貴的皮鞋上,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啦!

鄭浩天沒想到她回來這麽一招,退後了幾步,表麵上沒什麽,腳上已經開始隱隱發痛了。

“哼,鄭浩天,我不過是酒店的員工,誰要招惹你啊!那些女人稀罕,我不稀罕!我是什麽都沒有,比不上你的那些女人美麗嫵媚,我不是她們,也不用天天圍著你轉!我有我的生活!我之前是犯了錯,你不是已經利用完我了嗎,現在我們已經兩清了!你也不要再來招惹我了!”

孫雨茜一口氣說完,瞪著大眼睛,恨恨的看著鄭浩天。

他沒有感覺到腳上的痛楚,隻是清晰的從這女人臉上看到了不屑和委屈,怎麽這麽煩躁呢?

“孫雨茜,你那天去高層幹什麽去了?難道不是想上我的床嗎?你還想否認嗎?你以為你有幾分姿色就能迷惑我了嗎?哼,你最好像你說的那樣,有自知之明,你當然比不上我的女人們!她們起碼明明白白的表明了她們的野心!你呢!貪得無厭,愛慕虛榮,虛偽無恥!”

孫雨茜憤怒了,什麽也沒想就給了鄭浩天一個巴掌,響亮的聲音也驚動了裏麵身體纏繞的兩個人。

“你憑什麽這麽說我?你一點也不了解我!”孫雨茜喊著。

鄭浩天長這麽大,還沒被人打過耳光,怒不可遏的看著孫雨茜。

抓住她的兩隻手,就往一側的牆上死死的按住,“孫雨茜,你別逼我動手打女人!你是吃了豹子膽,以為我不能把你怎麽樣嗎?我隨時可以炒了你,你可以相信,你不會找到任何一份工作的!”

孫雨茜悲憤的看著他,想掙脫束縛,奈何男女力量懸殊,他怎麽都不肯放過她。

“哼,想和我作對,你也不看清一下自己的實力!你的命運掌握在我的手裏,我一句話,就可以讓你生,一句話,就可以讓你死!”鄭浩天仿佛已經失去了理智,沒有按照計劃來,隻想盡情的羞辱她!

孫雨茜的胸口起伏著,呼吸急促,“鄭浩天,你不要太過分了!快放開我,我哪裏得罪你了!為什麽要這麽對我?”

他不屑一顧她受傷的表情,繼續傷著她,“你做過什麽自己最清楚,別以為別人不知道你的過去!你的相好呢?是不是都看清楚你的真麵目了?”

孫雨茜的手依然被他鉗製著,“放開我,你這個變態!你這個家夥!我是什麽人你知道嗎?不知道就別亂說!我哪裏來的老相好啊!”

難道說的是顧修遠嗎?她隻暗戀過顧修遠啊!

“你以為你這麽會演戲我就會相信你嗎?我可不

會被你騙的!你不是想上我的床嗎?那我滿足你!”鄭浩天好不分說的期上她的唇,瘋狂掠奪的她的芳香。

鋪天蓋地的吻襲來,她快要承受不住這樣甚至不能叫做吻的動作,對於孫雨茜來說,更像是一種刑罰。

他粗暴的撬開她不合作的唇,玩著貓捉老鼠的遊戲,一點點的侵蝕著她的內心。

孫雨茜用盡力氣掙脫,不見鄭浩天有任何的後退之意!

腦子裏快要失去意誌了,最後她捉到他的唇,狠狠的咬了下去。

“啊!”鄭浩天吃痛,放開了孫雨茜,唇邊有了點點血滴,一種血腥的味道襲來。

鄭浩天微眯著眼睛,這孫雨茜還是女人嘛?多少女人巴不得他的強吻呢!

可是這個孫雨茜竟然像是惡魔一樣的看著他,恨不得吃了他是嗎?早晚他要吃死她!吃的她骨頭都不剩!對,一點也不剩!

孫雨茜簡直快被這個人弄瘋了,什麽人啊!要強吻也說一聲啊!她哪裏有過這種經驗啊!這男人都不知道吻過多少女人了!對,她嫌髒!

她再也不想再見到這個男人,一定要躲的他遠遠的!

孫雨茜抹了一下嘴,一句一句的說著,“哼,我就當是被狗舔了!鄭浩天,別沒事來冒犯我!否則還是今天的下場!”

什麽?這女人竟然說他是狗?

“孫雨茜,你……”鄭浩天正要去抓住她問個清楚,不能就這麽放過她!

“咳咳!”

鄭浩天突然聽到了熟悉的聲音,看向拐角處。

尹浩看著鄭浩天和孫雨茜之間不同尋常的氣氛,知道自己是時候出現了,調笑著問道:“你們這是怎麽了?在打情罵俏嗎?是不是我打擾了二位?沒事,你們暫停,我走過去之後,你們可以繼續!”

“尹浩!你小子跑哪裏去了?”鄭浩天看見尹浩,才想起了自己來這裏是找他的!

該死的!都怪這個女人,總是能惹到他!差點就把尹浩都忘記了!

尹浩在後麵就聽見了孫雨茜的提醒,可是他總感覺孫雨茜是有辦法拖住鄭浩天的,所以與漂亮妹妹翻雲覆雨一陣才出來的。

“浩天哥,什麽事情啊?我剛才在清理庫房的用品呢?你和孫雨茜這是?”

孫雨茜咂舌,這個尹浩撒謊也不臉紅,檢查用品?是替女人檢查身體吧?

暗自撇了撇嘴,說道:“尹主管不要誤會,我不知道你在這裏,總裁找你呢!”指了指那個黑下的鄭浩天。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