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鬆,你說的我都知道。可是我不想讓雨茜在受到傷害,我一定要查出來。”

賀嘉年緊握拳頭狠狠的錘了一下桌子,隨後站起身又恢複了溫文爾雅的樣子。揚起唇角輕笑了一聲轉身離去。獨留楊子鬆一人坐在包間。

“嘉年,不管怎麽樣我都不希望鬧到那種地步。”

楊子鬆在賀嘉年踏出房門的時候無奈的歎了一聲,可他卻知道嘉年一定聽到了。既然這樣那就好吧。

“你回來了?去哪裏了?”

鄭浩天坐在沙發上看著推門而入的孫雨茜冷聲問著,下午的事情顯然沒有影響鄭浩天。雖然聲音很冷可卻不難聽出有一絲別扭的關心。此時的孫雨茜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悲傷中,沒有仔細的聽。

屋裏的燈沒有開。再加上鄭浩天的聲音讓茫然的孫雨茜打了一個冷戰,伸手開燈才看到鄭浩天和他手邊的咖啡!

“好像這並不是總裁可以幹預的吧,這是我的自由時間。”

孫雨茜忽然不想跟鄭浩天多說話,今天的事情讓她的心開始不安。而且心裏還是想著她推開賀嘉年之後看到的那種失落的眼神,在她的腦海裏揮之不去。一路走來吹著冷風,喝的酒都散了。現在她隻想洗一個熱水澡好好的睡一覺,這個冷漠的大總裁暫時不想伺候。

“孫雨茜,別以為我對你有好臉你就不知道自己是誰了。”

鄭浩天忽的站起來走到孫雨茜的身前,微微皺眉。

“孫雨茜,你出去喝酒了?嗬嗬也是,像你這種女人也是經常去酒吧那種不三不四的人。”

聽著鄭浩天的話孫雨茜忽然很想知道他腦子裏到底是在想什麽,她們之間無冤無仇。就算是她爸爸欠錢沒有還可她不是在努力的賺錢還給他了嘛,還要怎麽樣!想到這孫雨茜緩緩直起身子輕笑一聲,什麽話都不想說。

“孫雨茜你給我站住,告訴你這裏是我的地方。你什麽都得聽我的。”

鄭浩天也不知道怎麽回事,看著孫雨茜直接繞過他往前走嘴裏的話卻脫口而出。不自覺的緊緊握住孫雨茜的手腕,心裏卻忽然害怕這樣的孫雨茜。讓他捉摸不透!

“鄭浩天,可不可以求求你放過我。我隻不過是一個小人物,何勞您這種總裁級別的人操心呢。我爸欠您的錢放心,我會一分不差的換給您。現在可以允許我先休息一下嗎?”

孫雨茜深吸一口氣回頭望著鄭浩天的眼睛,眼裏閃過一絲無奈。說話的聲音都有氣無力!話音落下手腕的束縛被放開了,抿唇笑了笑頭也不回的走開!

“孫雨茜,明天你敢遲到試試……”

看著關上的房門鄭浩天怒吼了一句,剛剛他居然沉浸在孫雨茜的眼神裏。女人果然是禍水,尤其是孫雨茜。這該死的女人。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qingxian/44.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