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夏家的養子

對於林鬱達提出的聯姻,夏天辰並沒有當場拒絕。夏曉茗或許一直都很疑惑,像林鬱達這種人,她知道她父親是肯定不會喜歡的。但是父親為什麽一直沉默著沒有拒絕呢?

吃飯期間,夏天辰也一直和林森兩人說說笑笑,至於另外沉悶的三個人,似乎兩人並沒有介意。林鬱達雖然一直悶頭吃著飯,卻始終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如此一來,夏曉茗和肖澤更加的心裏沒底。

“小姐,要不要加點湯?”

江俊鐸一直充當服務生的角色站在餐桌旁服務,看見夏曉茗鐵青著臉一個勁的喝湯,江俊鐸誤以為她喜歡。於是上前關切的問。

夏曉茗仍舊機械的往嘴裏送湯,雖然她的湯碗已經見底了。

林鬱達見狀,立刻活躍的拿起自己麵前的湯碗說:“勞駕,給我盛一碗。”

江俊鐸剛要過去接碗,夏曉茗一把搶過去。

“不準盛。”

夏天辰和林森聽了,都雙雙停止了說話轉頭看著林鬱達。

林鬱達絲毫不覺得尷尬,反而臉色更加愉悅。

“如果夏小姐願意親自給我盛湯的話,我會感覺很榮幸的。”

夏曉茗怒笑道:“想讓我給你盛湯,最好等下輩子再說吧。”

對於林鬱達這種笑裏藏刀的人,夏曉茗著實不敢恭維。

“如果你願意的話,下下輩子我也願意等。”

一旁的江俊鐸實在聽不下去,他上前阻止林鬱達道:“不要開這種過分的玩笑了。”

林鬱達立刻撂下了臉。

”我不覺得這是過分的玩笑。因為我今天就是來提親的。“

”什麽?“江俊鐸不敢置信。

”簡直就是個無賴。“夏曉茗說。

”比起你那個真正的無賴而言,我這個假無賴應該好很多吧。“

林鬱達雲淡風輕的一句話,成功的讓夏曉茗臉色發白。在場除了江俊鐸之外的所有人,臉色都變得不怎麽好看了。夏天辰臉色陰沉,卻還是隱忍著不發一言。他的寶貝女兒,怎麽能讓人這麽侮辱。

”夠了。“林森出聲製止。

”的確,你爸爸曾經和天辰有過口頭上的諾言,要給你們訂下娃娃親。不過縱使如此,現在已經過了幾十年了,這個諾言還算不算數,已經要另當別論。不要有恃無恐的欺負曉茗,她現在還不是你的媳婦呐。“

林森的一番話,立刻掀出了二十幾年前的陳年往事。

林鬱達悻悻的坐下繼續吃飯,夏曉茗卻是一點胃口都沒有了。

”爸爸,這究竟是怎麽回事?“

”我都是二十幾年前的陳年往事了,林森今天不說,我已經忘記了。“

夏天辰尷尬的笑笑,眼中不無悔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