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快快!裏麵的人趕緊出來!這個礦洞要塌了!”

看守礦井的醉老頭從口幹舌燥中醒來,剛要坐起來便覺得一陣天旋地轉。

“地震!這他媽的是地震!”老頭子瞬間反應了過來,這天旋地轉的不是地震能是什麽!

老頭心裏非常緊張,同時又帶著幾分竊喜。

要說緊張,萬一出了什麽事這礦井下麵百十號人的性命可不是玩笑。

要說竊喜,老子這一嗓子叫下去到,時候不知道要有多少人心裏感激老子,看以後誰還敢說,老子是憑著孫女婿的關係爬到礦井看守這個位置上的!

老頭子越想越得意,心中不由的對城主大人,給每一座礦井配置地震感應器的英明舉措,佩服得五體投地。

能夠提前半個多小時探測到地震的波動,足夠礦井下麵的工人離開礦井來到安全區域。

雖說這樣的裝置出自高級煉器大師之手且價格不菲,可是和人命比起來,仁慈的城主大人顯然更看重後者。

想到得意處,老頭子習慣性的將手摸向腰間的酒葫蘆,這才發現來時的路上被人摸了兜,連腰帶上係著的酒葫蘆,也被金手指給順手摸了去。

醉老頭原本很好的心情也是瞬間陰沉了下來,一把抓住擴音器,不斷地重複著地震即將來臨的消息。

擴音器遍及礦場的每一個角落,不一會兒,礦場的空地上已經滿是,剛從礦井下衝出來的礦工。

隨著時間的推移,人群中漸漸傳來一絲絲**,足足等了半個多小時,除了青天白日連根鳥毛都沒看到。

“尼瑪,這哪有什麽地震!拜托這老頭什麽時候報地震能靠譜一點!”

“這坑爹的死老頭,要不是他的孫女婿在城主府裏當差,這礦井看守的肥差,怎麽會落到他頭上!就沒看過他做過幾件正經事!”

“死老頭子今天準是又喝醉酒了,下回看到他,非得把他的酒葫蘆給砸了!”

……

礦工之間滿是對醉老頭的抱怨,要知道他們所在的礦脈,可是鼎鼎有名的晶石礦脈!

凡是能夠挖出一塊晶石,那便足夠一家三口人一年之用,隻不過隻有將官家所需的份額交了,剩下的才能歸自己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