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家的麵積雖然比起他們林家少了不小,可林凡初來乍到,對這裏的布局還很不熟悉。

幾次迷路之後,林凡終於在好心的侍女的帶領之下,來到了冷家的大廳之中,家宴也正是在這裏舉行的。

大廳裏早已擺上了一排排桌椅,除卻冷家的那些小輩們坐在最外圍外,中間的那幾排坐的都是冷家的高層,冷家主端坐在正中央,在他的身邊按次序坐著十多名老者和中年人。

看他們風塵仆仆的模樣,顯然是連夜從外麵趕回家中,值得一說的是,這些人一個個都有著練氣第六層以上的修為,看來這些就是被那些宗老們調離冷家的那些中堅實力吧。

如今冷家內部空虛,的確是急需這些人的回歸,不然憑借冷家現在僅存的戰力,還真招架不住其他家族的侵犯。

林凡剛剛走進大廳,立刻就有十幾道氣場在自己身上一掃而過,隨後那冷家主身旁的那些人紛紛露出驚容,看向林凡的目光也滿是震撼。

這隻是一次友好的查探,起初這些人聽到冷家主對林凡實力的評價還有所懷疑,此刻親自感受之後,立馬肅然起敬,絲毫沒有因為林凡的年輕而出現一絲怠慢。

林凡還未開口,一名年紀最大的老者便首先站起身來,徑直走到林凡身前。

冷家中人一個個都露出驚容,不明白這名身份顯赫的老者意欲何為。

冷月看著那名長老一言不發的就向林凡走去,心中不由得有些緊張:“冷雲哥,大長老一言不發的就走到林大哥身邊,林大哥不會有事吧?”

冷月此刻身邊坐著的正是冷雲,雖然心中的陰影不曾散去,可是家宴他還是必須要到場的,見冷月這麽為林凡擔心,冷雲不由得發出一聲輕笑。

“堂妹無需擔心,林凡兄弟對我們冷家有大恩,大長老雖然有些古板,可絕對不會做出什麽傷害林兄弟的事情的。”

冷雲當下和藹的說道,當他的目光看向林凡的時候,感激之餘更多的是一絲崇敬和羨慕。

冷月聽到這話後還是有些不放心:“林大哥真的沒事嗎?畢竟昨天晚上可是有三百多名家丁都死在了林大哥手中。

如今我們冷家的家丁已經不足數十人,即便是家族的那些生意場,一時間也是陷入待業的狀態,大長老真的不會因此為難林大哥吧?”

冷雲聽到冷月這無心的一句話,差點一頭就栽倒在地,當下瞪大眼睛問道:“你剛才說什麽?我們冷家的家丁,竟然有三百

多人折損在了林凡兄弟的手上!”

冷雲不敢相信自己聽到這一切,一下子折損了三百多名家丁,這可是嚴重傷了冷家的根基啊!

要知道每一名家丁起碼都在冷家待上了十幾年,儼然把自己當成了冷家的一份子,所謂家丁,那可不是那些花錢就能雇來的勞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