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怎麽都不說話呀!神武學院的人到底哪去了!”林媚在大廳內環視了一圈,卻依舊沒有見到自己想見到的人。

當林媚的目光在林凡的身上掃過時,眼中明顯出現了厭惡的神情,林凡見狀也是沒來由的一陣惱火。

以前沒事找自己麻煩也就算了,現在自己無論是修為還是身份,都遠非之前可比,可是看到林媚那輕視的目光,林凡當下就有一種衝上去,將她狂揍一頓的衝動。

“拽什麽拽,等有機會,看我不把你往死你揍!”林凡心中不平的說道,此刻他的修為和身份還不好曝光,這也是林凡此刻最大的苦惱所在。

“沒用的廢物!”林媚毫不客氣的說道,隨後將目光重新轉向了二長老問道:“二爺爺,侍女說神武學院接我的人來了,怎麽沒看到他人呀?”

大廳內此刻的確也有旁人存在,除了被林媚一腳踢翻的海心藍除外,便隻剩下冷雲和林凡站在一起,也正是因為和林凡站在一起的緣故,冷雲便直接被林媚給忽略了。

“媚……媚兒……這次不是那位高人親自前來,而是你的師兄前來接你去學院的。”二長老支支吾吾的回答道。

“什麽?不是我的老師親自來接我去學院?”媚兒吃驚不少,沒想到自己十三歲便開辟氣海,這樣的天賦竟然還不足以讓那位老師親自來接她,當下眼中也是閃過了一絲失望。

隨後林媚將目光轉向了冷雲,強行忍住心中的尷尬,臉上擠出一絲微笑,頓時讓人如沐春風,一步一步的向著冷雲慢慢走來。

“林媚見過師兄,之前失禮之處,還請師兄見諒。”林媚滿是歉意的對著冷雲說道。

看著林媚那副乖巧賢淑的模樣,林凡心中頓時笑翻了,真沒想到一向無法無天的林媚,竟然也會表現出這般小女兒家的情態,看來進入神武學院的**對她還是相當的大呀!

“咳咳,這位小姐,我不是神武學院中的人,你認錯人了。”冷雲此刻也是尷尬的幹咳了兩聲,同時也是對林媚那瞬間轉變的性格有些不適應。

林媚聞言顯然也是一愣,隨後似乎是明白了什麽,當下臉上的笑意更盛了:“師兄就不要和小妹開這樣的玩笑了。

如果是自己小妹衝撞了師兄,小妹在這裏向師兄道歉了,一點小小的心意,還請師兄一定收下。”

林媚說著便拿出一隻樣式古樸的玉瓶塞進冷雲的手中,林凡見狀也是不由得呆住了。

這王家果然是好大的手筆,為了林媚剛剛進入神武學院的時候,就能結下一個好的人緣,不僅僅送出了價值連城的稀有晶石,更是連丹藥都舍得送出!

即便是隔著玉瓶,林凡還是感受到瓶中的那顆丹藥蘊含的渾厚藥力,那可是一顆貨真價實的三品丹藥啊!

按照宇文家主所說,即便是他們這樣家族,三品丹藥也是家族的底蘊所在,即便是家族數百年的積累,也不過才幾顆三品丹藥。

王家的勢力比起宇文家還稍微弱了那麽一點,可是為了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