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會兒,星舟上爆發出一陣刺眼的強光,隨後破空而起,瞬間便消失在天幕盡頭,宛如流星一般在夜色下穿梭。

“爺爺,快看,天上有流星!”一個粉嫩粉嫩的瓷娃娃指著天上一閃而過的“流行”大聲叫道。

“流星?哪呢?我瞅瞅?哎喲你個倒黴孩子,天上哪有什麽流星,你是故意拿本道君開涮呢是不是?還有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叫我爺爺,要叫師尊才對!”

“我沒叫你爺爺,我在叫你呀!”瓷娃娃奶聲奶氣的說道。

“算了,跟你一個穿開襠褲的小屁孩有什麽好說的,一邊抱奶瓶玩去吧。奇了怪了,我的星舟到底丟哪去了,挨了一個悶棍,差不多就是掉在這一塊沒錯呀!”

……

星舟之內,林凡此刻正無比肉痛的看著那一堆變為碎末的晶石,五百多塊晶石,要是換做他以前挖礦,恐怕就是一輩子也挖不出這麽多的晶石。

眼下五百多塊晶石從自己的賬目上消失,要說一點感覺都沒有那是不可能的,雖然儲物袋中有著海量的晶石,可畢竟是用一點少一點。

眼下連使用一次星舟都得花費這麽多晶石,難保將來不會再有其他什麽地方,需要大量的消耗晶石。

如果每天沒有進賬,卻是一味的坐吃山空,恐怕終有一天,儲物袋中的那些晶石也會消耗幹淨的。

“這樣下去可不行,得另外開辟一條財路才行啊!”林凡暗自說道,隨後將目光轉到了正在駕馭星舟的長毛身上,心中不由得有了算計。

“喂,長毛,每天閑著也是閑著,不如從明天開始,找一份活給你做做,你看怎麽樣?”林凡盡可能讓自己顯得民主一些的問道。

“任憑主人差遣!”長毛倒是沒有絲毫猶豫的說道。

“好!這可是你自己說的,我可沒有強迫你!到時候可別嫌哭嫌累啊!”

林凡心中大喜,有這麽一個免費的勞動力在,不狠狠的壓榨一番,將他的價值發揮到最大,實在是對不起自己辛辛苦苦施展的那兩道魂印啊!

一旁的冷雲聽到這話,不由得對著林凡翻了個白眼,對方中了你的控魂之術,自然是你說什麽他就做什麽,哪怕讓他立刻去死,他也不會有絲毫的猶豫。

既然如此,該讓他就幹什麽,說這些彰顯民主,尊重人權的話,顯然是多此一舉了。

至於明天長毛到底要做什麽差事,冷雲心裏也能隱隱猜到幾分,畢竟這麽強大的體魄擺在那裏,做那一行的確來錢比較快。

“冷雲大哥,你說把他賣到尋歡樓做幾天兼職,以他的強大體魄,會不會受到許多追求刺激的貴婦人的親睞呢?